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2021年保险罚款透视(一)|罚款接近3亿元 被罚机构数超1200家!如何制止保险业“逐年递增”的处罚?

万山红投资网 2022-01-04 08:43

2021年,保险业严格监管力度加大,罚单数量和金额持续“攀升”。2022年1月3日,北京商报记者对罚单进行梳理发现,2021年,保险罚单和罚款数量均创下新高,其中10家保险机构罚款超百万,且多为财产保险公司;保险中介机构屡遭处罚;对编发、提供虚假信息的“旧病”的惩罚并没有因为“一号”而动摇.

据业内人士介绍,近年来,我国保险监管呈现出明显的严监管趋势,向相关主体发行保险票证是保险监管的重要手段。保险机构只有合规经营,才能使自身持续健康发展,让所有利益相关者长期受益于自身发展。

罚款达到2.9亿元,百万张罚单“一个月一张”

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21年,保险行业在银保系统开出的罚单约2000张,同比增长22.5%,1276家分险机构被罚。罚款金额2.9亿元,同比增长26.67%。据北京商报记者此前统计,2019年和2020年的罚款金额分别为1.7亿元和2.2亿元。从处罚对象来看,2021年保险机构被罚2.34亿元,高管被罚5578.55万元。

具体来看,财险行业共收到654张罚单,占罚单总数的50%。寿险行业吃了377张票,占总票的30%。保险代理机构有227张罚单,占比近20%。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保险系副主任李文忠表示,2021年双升的保险罚单数量和金额,是近年来保险业“严监管”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保险业步入调整期,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市场主体违法违规行为增多。总之,从近几年保险罚款、罚金的不断增加可以看出,对保险业的严格监管还将继续。

在监管下,也催生了年度最高额度票的“诞生”。时隔一年,华安财险收到的罚款金额最大。2021年12月13日,华安财险广西分公司因财务数据不实被罚款255万元,其中3名责任人被罚款30万元。

此外,通过每年的罚款,违规成本越来越高,超过百万罚款的罚款屡见不鲜。银行保险系统开出了10张罚单,罚款超过100万元,其中大部分是财产保险公司。而被处罚的原因有很多。除财务数据不真实外,还包括虚假降低车险、农险未决赔款预估损失金额;保险资金违规用于支付项目拍卖保证金等。

未决赔款准备金是财产保险业务准备金之一,在会计核算中应属于保险公司的经营成本。对此,李文忠表示,降低车险和农险业务未决赔款准备金,将抬高保险公司的经营利润,扭曲财务数据,隐藏金融风险。

由于数百万的罚款大多集中在财产和意外险公司,李文忠表示:“一方面,这表明财产和意外险公司违规的性质更加严重。一方面说明财产保险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发展压力更大。”

保险中介机构经常施加高额罚款。

除了大额罚款,监管部门还连续发出限制业务、暂停业务的最高处罚。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2021年,近40家保险机构被停止受理新业务,其高管被辞退。

虽然被保险人的罚款金额

为什么保险中介有更多的罚单作为顶罚?对此,李文忠表示,中国保险市场有很多保险中介机构,其中很多是中小机构。首先,在当前的外部环境下,一些竞争力较弱的中介机构往往需要通过不正当手段参与竞争。其次,部分中小保险中介机构内控合规管理制度不完善,也使其容易出现严重违规行为。

在对保险中介机构严格监管的背后,保险中介机构从去年开始就面临着“清退”的浪潮。罚单显示,2021年9月10日,黑龙江省伊诺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大美洲保险经纪有限公司黑龙江分公司先后收到罚单,为保险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收取费用。结果,包括黑龙江伊诺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在内的三家保险中介机构被吊销保险代理许可证或保险兼业代理业务许可证。

当时,中国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保险中介机构中的中小兼职机构在保险代理业务管理、财务管理、员工管理等方面往往不如专业机构规范,需要更多监管。

2021年以来,黑龙江银保监局等银保监局针对保险中介市场“缺”“乱”突出问题,开展了清缺治乱工作。在李文忠看来,目前,中国对保险中介机构的严格监管一直在进行,而且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还将继续如此。

“顽疾”并未消失,非保险公司的“无序进入”仍在继续。

从处罚理由来看,编制、提供虚假信息的罚单数量占据罚单理由的“榜首”。297家分险机构被罚款,占比超20%,涉及罚款金额超8500万元。

北京商报记者通过去年和近几年开出的罚单发现,编制和提供虚假信息均占处罚原因的大头。该行为包括编制保险经纪业务虚假数据、编制或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和资料等。

2021年2月23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出具的罚单显示,2019年4月17日,

至26日,永安财险审计中心对公司2018年度关联交易管理情况进行了专项审计,发现永安财险存在1827笔未识别保险业务关联交易,保费收入金额416.9万元,业务范围涉及车险管理部、人身险管理部等部门。2019年8月14日,永安财险向中国银保监会上报了《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股权和关联交易专项整治工作的自查报告》,报告中未如实反映该问题。

由于存在上述编制和提供虚假报告的行为,永安财险合计被罚23万元。《保险法》第八十六条的规定,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报告、财务会计报告、精算报告、合规报告及其他有关报告、报表、文件和资料必须如实记录保险业务事项,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和重大遗漏。

“有法可依”下,缘何编制、提供虚假资料的违法违规行为屡禁屡犯?李文中表示,首先,虚假报告具有较强的隐蔽性,不容易被发现。其次,保险经营结果具有较大的或然性,这一方面增强了虚假报告的隐蔽性,另一方面也让作假者有更强的侥幸心理。再者,虚假报告的甄别对监管者专业水平有较高要求,我国保险业一直保持着非常高的增长速度,使得监管力量的配置难以跟得上市场的发展变化,进一步增强了作假者的侥幸心理。

保险机构除了“热衷”编制和提供虚假报告外,给予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其他利益;利用业务便利为其他机构或者个人牟取不正当利益;虚列费用;财务数据、客户信息不真实;未执行经备案的保险费率也是监管处罚的重灾区。

一边是常年“旧疾”未消的情况下,另一边非保险业公司“乱入”不断。罚单显示,非保险业的北京巅峰同道科技有限公司、佛山市顺德区碧有信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等因未取得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被罚。

2021年12月21日,山西省保险行业协会发文指出,山西某某保险代理有限公司(未取得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业务人员冒充保险公司工作人员,以办理保单分红补偿名义诱导保险消费者通过保险公司官方App或微信公众号等渠道办理保单贷款业务。目前,该代理公司因涉嫌非法集资,已被公安经侦支队联合相关部门予以取缔。

业内人士指出,未取得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的公司经营保险中介业务危害了消费者合法权益,使得消费者资金遭受损失。

需多方共筑合规经营防线

保险行业和保险公司经营的特殊性决定了保险监管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去年保险罚单数目与罚金数额双升,罚金更是逼近3亿元,保险业亟待止住“与年俱增”的处罚。

对此,在南开大学中国公司治理研究院副教授郝臣看来,首先,宏观层面,监管机构加强对近年来频发的违法违规行为的重点关注和预防;其次,中观层面,行业协会和学会应多开展合规经营方面的培训,培育合规经营氛围与环境;最后,微观层面,保险机构要树立合规经营的理念,建立对违法违规相关主体的问责机制。

同时,李文中表示,监管机构也需要根据行业与市场的发展及时修订监管规则,使其更符合行业发展需要,避免因政策修订不及时而引发不当处罚。

去年以来,监管“严抓”保险业市场乱象,全方位编织制度之网。2021年4月8日,为推进治理人身保险市场治乱象,《关于深入开展人身保险市场乱象治理专项工作的通知》发布。

从公司“一把手”的监管方面,2021年6月21日,银保监发布《保险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管理规定》重点调整了任职条件和审批范围,引导公司建立专业管理队伍,稳健合规开展业务经营,提高公司治理水平,同时加强任职管理和事中事后监管。

各地银保监局相继开展关于开展保险业“内控合规管理建设年”活动,旨在要求保险机构全面开展合规教育培训、多种形式开展合规宣导、充分发挥行业自律作用。

反观,如果保险机构不能合规经营,郝臣表示,从眼前来看,必将侵害到投保人等利益相关者的利益;从长期来看,会影响到保险机构的长远发展,一个不讲最基本社会责任要求的保险机构很难在市场上立足;当然,这种行为最终会影响到行业的健康发展。

那么,如何筑牢保险业合规经营防线?李文中表示,保险业要筑牢合规经营的防线,从机构本身来看,需要有完善的法人治理结构和内控制度,持续加强对从业人员的合规教育与培训;从监管部门来看,要制定完善的、科学的、合理的监管规则,强化监管检查,并严格执法。

北京商报记者陈婷婷胡永新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baoxianlicaitouzi/6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