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杜东真的“高风险”!ST荣泰4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获通过 弃权不免除责任

万山红投资网 2022-01-14 09:40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杨平从深圳报道。

双头独立董事又被罚了!

1月12日,上交所发布决定,对st荣泰(600589)采取纪律处分。SH),其控股股东广东荣泰先进瓷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杨宝生及相关责任人。其中,4名独立董事因未勤勉尽责也被上交所列入通报批评名单。

上交所认定,当时的独立董事冯玉生、陈水伟、郑子彬在审计机构对公司2019年度财务报告中强调事项出具保留意见的情况下,未勤勉尽责,未对审计意见中提及的明显可疑事项予以特别关注,仍签字保证公司2019年度报告内容真实、准确、完整;虽然当时的独立董事李晓东对2019年年度报告投了弃权票,但他仍签字保证年度报告真实、准确、完整,未就具体事项发表明确意见,不能证明其勤勉尽责。

四名独立董事受到处罚

公开资料显示,ST荣泰是一家以化工材料和综合互联网服务为主的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曾是国内外氨基复合材料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

2019年,ST荣泰因原审计机构涉及珠江中游康美案,变更了审计机构。然而,这一行为揭开了ST荣泰财务造假的序幕。

当时,ST永泰本应在2020年4月底公布的2019年年报,由于审计机构无法按时出具2019年年度审计报告,直到6月23日才正式披露。2020年5月,在年报延期披露期间,ST荣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

经过近一年的调查,2021年5月,中国证监会广东监管局发布了对ST荣泰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经查,ST荣泰未按要求披露时任董事长杨宝生实际控制的四家公司与ST荣泰的关联关系及关联交易情况,并在相关问询函等材料中否认关联关系;此外,2018年、2019年,ST荣泰利用公司自有资金与上述关联公司进行循环支付,并订立虚假支付协议,编造货款,将相关应收账款余额冲减为零,从而避免计提坏账准备,虚增2018年、2019年利润数千万元;此外,该公司通过虚构的保理业务虚增了数千万利润。

随后,ST荣泰高管被罚款,涉及4名独立董事。其中,冯玉生自2016年2月起担任ST荣泰独立董事;2018年11月陈水当选独立董事,2019年3月郑子彬、李晓东分别当选独立董事,税前工资6万元。

根据上交所的决定,当时的独立董事冯玉生、陈水培、李晓东、郑子彬均被通报批评。据了解,上海证券交易所将上述纪律处分情况通报中国证监会和广东省人民政府,并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此外,早前广东证监局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2021]8号),广东融泰及15名责任人被处罚。其中,冯玉生、陈水培、郑子彬三名独立董事被广东证监局警告,各被罚款50万元。

“弃权”不能被原谅。

值得一提的是,ST荣泰《2019年年度报告》发布时,时任独立董事李晓东对公司2019年度内部控制报告和2019年度审计意见不规范的报告投了弃权票。

对此,2020年6月22日,上交所专门发函要求高大鹏和李晓东ex

值得一提的是,在处罚前,李晓东还辩称,“一是我是互联网领域的专家,对公司互联网相关业务的发展提出了建设性意见,于2020年6月5日辞职,但公司推迟组织董事会补选。二是资金占用被实际控制人和部分高级管理人员故意隐瞒,他们不知道也很难知道。第三,有些违规行为不在他们的任期内,不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四是广东证监局未能处理好隐瞒关联关系、财务造假的行政处罚。第五,独立董事不参与日常经营,发现违规行为存在客观困难,应与关键少数人的责任区分开来”。

然而,上交所并没有采用这个借口。上交所认为,李晓东的异议理由不能成立。“其虽未参与公司日常经营活动,但任职期间,公司继续存在虚增利润、实际控制人占用非经营性资金等违法行为。未能密切关注公司履职过程中的异常情况,也未采取合理措施及时核查核实。审计机构对广东融泰2019年财务报告中重点事项出具保留意见后,未能对审计意见中提及的明显可疑事项予以特别关注,无知、不参与日常经营等异议理由不能作为解除其违规责任的合理理由。”

上交所指出,已综合考虑责任人的责任范围、履行时间、知识程度等因素,在纪律处分上作了相应区分。此外,上交所依据自律监管职责对责任人的相关违规行为进行处理,是否受到行政处罚不影响对违反上交所业务规则事实的认定及其责任承担;责任人作为专业领域的独立董事,有责任作为行业专家为公司业务发展提供建议,不能成为减轻或免除责任的理由。

(作者:杨萍编辑:张语倢)

扩展阅读:

在康美事件的余震下,

近30家A股独董“大逃亡”……

A股近来掀起独董“逃亡潮”。自11月12日康美药业案判决出台至11月24日,不到两周时间已有近30家上市公司独董相继递交辞呈。

康美案敲响的警钟,为再次观察和思考独董制度提供重要机会,或将成为独董生态革新的重要契机。

“2万工资承担过亿责任”,继康美药业一案后,独董从“钱多事少”的艳羡职业,一夜间成为A股的“高危职业”。

自11月12日康美药业案判决出台至11月24日,不到两周时间已有近30家上市公司独董相继递交辞呈。自2020年开始,A股已陆续出现独董“辞职潮”,但短期集中“大逃亡”的情况却较为少见。受访律师称,康美案充分揭示,“花瓶董事”一旦被秋后算账,可能赔得倾家荡产。

康美案敲响的警钟,为再次观察和思考独董制度提供重要机会,或将成为独董生态革新的重要契机。分析人士认为,完善独董制度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从重塑独董的独立地位、厘清独董的履职边界、平衡独董的履职风险(如推行董责险)等角度出发,通过对独董制度权、责、利生态的全面重塑,解决中国独董制度的困境。

多家上市公司独董“出逃”

A股近来掀起独董“大逃亡”,自11月12日康美药业案判决出台至11月24日,不到两周时间已有近30家上市公司独董相继递交辞呈。而近三年(2018-2020年)的同期数据,大多仅为今年的50%左右。

如时间拉长至近一个月以来,A股独董辞职的公司数量已近40家。其中,金花股份、辽宁成大、华电能源、开元教育、大恒科技、金时科技、探路者等公司均在此列。

伴随康美案一石激起千层浪,背后引发的连锁反应,以及关于独董的薪酬与责任匹配的讨论问题,在市场引发较多热议。

11月12日,A股集体诉讼第一案康美药业案一审宣判。根据该案民事判决书,康美药业原董事长、总经理马兴田及5名直接责任人员等需要承担全部连带赔偿责任,13名相关责任人员按过错程度分别承担不同比例的部分连带赔偿责任。

其中,康美药业的5名独立董事包括在内:江镇平、李定安、张弘在10%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郭崇慧、张平则在5%范围内。

考虑到康美案的赔偿金额高达24.59亿元,仅按照5%比例计算,独董们面临承担的赔付款金额,亦达上亿元。相较来看,前述5名独董每年拿到的薪酬,有4名仅在10万元左右,还有1名不足10万元。

上市公司造假,独董遭遇投资者索赔,也早有先例。根据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记录,投资者朱芝兰因与众和股份等虚假陈述责任的纠纷向法院提起诉讼,相关独董张亦春、朱福惠、唐予华三人也受到牵连。该案件中,法院一审认定,众和股份需支付赔偿款98.19万元,而三名独董分别在5%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康美案”引发独董制度巨震

随着新证券法的实施、“零容忍”监管理念的加强,自2020年开始,A股已陆续出现独董“辞职潮”,但短期集中“大逃亡”的情况却较为少见。

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康美案后,独董离职潮在意料之中,后续或引发独董制度的重大变革。康美案充分揭示“花瓶董事”一旦被秋后算账,可能赔得倾家荡产。

国浩律师(上海)事务所资深顾问黄江东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康美药业集体诉讼案将独董的履职风险推向至高点,独董所要承担的天价赔偿也充分暴露出独董制度面临的较低薪酬和较高职责、较低话语权和较高社会期望、较低参与度与较高专业素养之间的种种矛盾,该案对整个独董制度而言是一次巨大的震动。

我国上市公司的独董,一度因“钱多事少”被调侃为“花瓶董事”“人情董事”,以往上市公司违法违规案件查处中,实控人、大股东、相关高管被认定为直接责任人而被追责的情形居多,涉及到独董问责的案例并不多见。

近几年,我国对上市公司独董加大问责力度。同时,独董这一岗位在推动公司规范运作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2001年,证监会发布《关于在上市公司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明确了上市公司董事会成员中应当至少包括三分之一独立董事,标志着独立董事制度在我国上市公司治理框架中的建立。

实际上,想要成为独立董事,需要具备一定的身份地位、名望、专业素养,在某一行业拥有一定知名度和话语权等,还要经过证监会的批准。

厉健表示,独董的作用和功能主要体现在规范上市公司治理,尽量防止大股东、高管损害上市公司投资者合法权益,尤其是在保护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不受损害等方面,独董岗位可谓是“职责所在、义不容辞”。

权责利生态需全面重塑

在过去20年间,独董制度在推动资本市场发展的过程中,一定程度上在持续发挥作用。同时,随着新证券法的施行,独董制度也亟待变革。而康美案敲响的警钟,为再次观察和思考独董制度提供重要机会,或将成为独董生态革新的重要契机。

“独董要么不当,要当就得深度履职、提高薪酬待遇、购买董责险。”厉健认为,证券监管部门也要为独董深度履职提供更多支持、加强监督。

现行公司法、证券法等虽然对公司董事的勤勉尽责义务进行了规定,但均为原则性规定,一些规范性文件中虽然有部分细化标准,但法律效力层级比较低。

“康美药业案一审,采取了参考专职董事责任适度追究兼职独立董事责任的原则进行判决,也反映出我国在独立董事专门立法方面的缺失。”黄江东说。

在黄江东看来,在追究独立董事责任时,应区别相关的违法违规事实,确定不同的注意义务和责任标准,原则上不宜对独立董事施加过于严苛的法律责任:

对于极少数独立董事违反对于任职公司的忠实义务,如通过与公司之间的关联交易获取不正当利益,或者主动参与或配合违法违规行为,甚至从事内幕交易,造成公司和市场损失的案件,应当施以严厉的法律制裁;

对于因参与上市公司定期报告信息披露事项出现违法违规情形的,则宜适当放宽勤勉尽责义务的要求,只有在独立董事出现故意、重大过失或者其他极不负责的情形时,才对其作出行政处罚或要求其承担民事责任。

“完善独董制度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从重塑独董的独立地位、厘清独董的履职边界、平衡独董的履职风险(如推行董责险)等角度出发,通过对独董制度权、责、利生态的全面重塑,解决中国独董制度的困境。”黄江东说。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gupiaolicaitouzi/1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