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紧急!天然气价格暴涨729% 欧洲再次陷入能源危机?电价完全“离谱” 巨头扛不住!普京这样回应.

万山红投资网 2021-12-24 09:40

2021年欧洲的冬天有点冷。

天然气和电力价格的飙升导致欧洲频频陷入能源危机。当地时间周二,天然气价格单日飙升逾20%,再次创下历史新高。此外,欧洲的电价也处于暴涨状态,很多国家的电价都创下了历史新高。当地分析师警告称,年内欧洲天然气最高价格上涨了729%,电价飙升了500%。如果涨价势头持续,最坏的情况可能会引发“市场危机”。

天然气和电力作为最重要的两大能源,一旦价格持续飙升,将使下游产业和制造业面临严重损失,甚至迫使一些工业巨头减产停产,或威胁欧洲经济复苏。目前欧洲很多巨头,如铝工业、锌工业等,都宣布了减产停产的计划,或将推高重要金属的价格。

一些分析师认为,本轮欧洲电价飙升的直接原因之一是供应端萎缩。欧洲天然气的紧急情况可能更多是地缘政治的结果。俄罗斯和欧洲在乌克兰等问题上继续争执不下。12月以来,俄罗斯天然气“断供”问题加剧了天然气市场的恐慌情绪。

12月23日,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表示,天然气危机是欧洲自己造成的,应该自己解决。

欧洲能源危机再现?

“能源危机正导致乌克兰走向‘经济毁灭’”,这是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对当前欧洲能源危机的最新表态。

如其所言,欧洲再次上演能源危机,危险程度远超今年9月。首先是欧洲的天然气市场。当地时间周二,TTF基准荷兰天然气期货单日飙升逾20%,直接创下历史新高,一度升至182欧元/兆瓦时。此前7周,欧洲大陆和英国的天然气期货走出了令人惊讶的7天上涨趋势,过去一年累计涨幅超过729%。

与此同时,英国天然气批发价格也疯狂飙升,一度涨至创纪录的451.72便士/千卡,而去年同期价格仅为40便士/千卡左右,累计涨幅近十倍。

疯狂过后,最近两天欧洲天然气价格小幅下跌。当地时间12月23日,由于美国天然气价格下跌,欧洲天然气价格一度下跌20%。

然而,天然气价格仍处于历史高位,给欧洲经济复苏蒙上阴影。当地时间周三,英国可再生能源供应商Good Energy表示,这是一场国家危机。过去三周,天然气和电力批发价格上涨到前所未有的水平,为行业内所有企业创造了极其艰难的营商环境。

欧洲能源危机的另一个方面是,电价也在持续上涨,不断刷新历史新高。12月21日,德国cal-2022电价上调25%至315欧/兆瓦时,较12月初上涨一倍。年初以来,累计涨幅已超过500%。到目前为止,大多数欧洲国家的平均电价已经超过300欧元/兆瓦时。

此外,法国和瑞士的平均电价接近400欧元/兆瓦时;英国电价已创历史新高,达到183.84欧元;法国已交付电力价格升至382.08欧元/兆瓦时,为2009年以来最高水平;而在西班牙和葡萄牙,平均批发电价约为6个月前的3倍,即每兆瓦时175欧元。

需要注意的是,兆瓦时相当于1000千瓦时。2019年12月,欧洲大部分地区的电价为25-50欧元/兆瓦时。相比之下,欧洲电价累计涨幅已达6-10倍。

当地分析师警告称,今年欧洲天然气价格飙升了729%,电力价格飙升了500%。如果价格上涨势头持续下去,

天然气和电力作为最重要的两大能源,一旦价格持续飙升,将使下游产业和制造业面临严重损失,甚至迫使一些工业巨头减产停产,或威胁欧洲经济复苏。

面对高昂的能源成本,欧洲的金属、化肥等行业首当其冲。其中,铝冶炼厂是最耗能的领域。由于成本压力,一些巨头已经开始减产。据当地媒体报道,欧洲最大的铝冶炼厂——敦刻尔克铝业公司在过去两周限制了产量。

据当地工会代表称,自11月初以来,由于电价飙升,敦刻尔克铝业已损失约2000万欧元(2260万美元),迫使该公司减产约3%。如果电价维持在非常高的水平,不能排除进一步限制其产能的可能性。

此外,德国铝业巨头曲美铝业旗下的三家铝冶炼厂中,沃尔德(年产能9.5万吨)和汉堡(年产能13万吨)两家冶炼厂也纷纷降低产能,预计减产近30%,涉及年产能约7万吨。

据估计,减产的两家铝冶炼厂的现货原材料和能源成本为每吨3800美元,这使得它们无利可图。目前,LME铝的价格只有2800美元/公吨左右。

事实上,今年以来,欧洲对铝的需求一直很旺盛,铝的价格一路上涨,年内涨幅超过43%。然而,不断上涨的电价让当地的铝冶炼厂左右为难。按照法国一个月的基本负荷价格,生产一吨铝所需的电费已经达到11000美元,几乎无利可图,甚至有可能亏损。

根据最新报道,黑山铝生产商KAP可能会关闭年产7.5万吨的生产线。由于KAP与黑山国有供电企业EPCG签订的供电合同将于2021年底到期,之后KAP将面临较高的用电成本,因此公司正在考虑关停铝冶炼厂。

欧洲金属贸易商警告称,在能源危机下,欧洲铝工业等电力密集型金属冶炼行业正面临生存危机。

除了铝,其他行业也不堪重负,能源危机还在向更广泛的行业蔓延。早在今年10月,由于电费上涨,欧洲涨幅最大。

精炼锌生产商Nyrstar宣布,将削减其三家欧洲冶炼厂产量的50%,预计月均减产量接近3万吨。大宗商品巨头嘉能可公司也在11月宣布,将关闭位于意大利的重要产线Portovesme。

另外,托克旗下的Nyrstar将于明年1月初暂停法国的锌生产线;罗马尼亚最大化肥制造商Azomures也将暂停生产活动。

更严重的情况是,食品、工业、炼油等行业也深受能源价格的影响,导致相关行业的终端消费品价格上涨,或将进一步加剧欧洲的通货膨胀。

目前,欧洲通胀水平大幅飙升,欧元区19个成员国的11月消费者物价指数上升4.9%,超过市场预期值4.5%,为欧洲央行2%目标的两倍多,达2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欧洲能源,何以至此?

那么问题来了,为何2021年欧洲能源频频告急?

有分析认为,本轮欧洲电价飙涨的直接原因之一是供应端的收缩。在能源转型的背景下,大面积关停了火电厂,转而依赖不稳定的新能源。据欧洲气候能源智库报告,2020年,欧洲各国利用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总发电量的38%,而化石燃料发电量占总发电量的37%,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已经超过传统化石能源。但今年,欧洲天气变冷,且遭遇风力减弱,可再生能源发电乏力,德国风电出力已经降至近一个多月以来的最低点。

据预测,本周欧洲大部分城市的气温将降至零度以下,这将令欧洲电网承受更大的压力。当地气象预报机构预计,欧洲12月剩余时间将比往年更为寒冷,而这种情况将持续到明年1月,当地新能源发电不足的局面大概率也将持续。

另外,法国核电发电量的骤减也加剧了欧洲电力供给紧张的局面。上周法国EDF宣布,由于维护等原因,停机了4座核反应堆。法国是欧洲传统的电力出口国,核电机组的停运让法国在周一从德国和比利时进口了超过11GW的电力。

而欧洲天然气告急,更多是地缘政治的结果。俄欧在乌克兰等地缘政治问题上持续交恶,12月以来,有关俄罗斯天然气“断供”的问题,加剧了天然气市场的恐慌。

俄罗斯天然气管道运营商Gascade的数据显示,通过亚马尔-欧洲管道向德国输送的天然气数量自上周六以来一直在下降,本周二和周三,俄罗斯向西北欧地区供应天然气的三大要道之一——亚马尔-欧洲(Yamal-Europe)管道流向德国的天然气连续第二天反向流动。俄罗斯塔斯社周三报道称,该管道已连续两天停止向德国方向输送天然气。

此前,由于俄欧关系因乌克兰等问题持续恶化,德国监管机构11月暂停了对北溪2号管道的认证程序,德国新任外交部长贝尔伯克警告称,如果乌克兰局势升级,北溪2号项目将无法投入使用,并直言该项目不符合欧盟能源立法。

北溪2号管道的审批受阻,俄罗斯方面进一步降低了对欧洲地区的天然气的输送,令欧洲天然气的库存进一步下降。受此刺激,TTF基准荷兰天然气期货单日飙涨超20%,并创出历史新高。

责编:林根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gupiaolicaitouzi/4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