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芯片人才争夺“生猛”

万山红投资网 2022-04-21 09:40

“薪酬能加多少?低于30%免谈,50%的话要看这家公司融资到第几轮了,翻倍的话倒是可以考虑。”

近日,肖云(化名)小心翼翼试探候选人跳槽薪酬时虽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仍被电话彼端的“王霸”之气给“梗”了一下。“给他们推荐新的工作机会时,加薪幅度如果低于30%,都不好意思谈。”她对南都湾财社记者无奈地说。

肖云是深圳半导体行业的资深猎头。最近一两年来,她所在的猎头公司接到的芯片人才岗位需求量至少暴增了6倍,但她尚未来得及欣喜,便已陷入苦恼之中。

由于芯片人才缺口本来就大,加上相关企业数量快速增长,加剧了芯片人才的争夺。另外人才培养也需要一定的周期,直接推升了芯片人才的薪资迅猛上涨。记者了解到,对于拥有七八年工作经验的成熟人才来说,一两百万年薪的比比皆是,即便是只有三五年工作经验的本科生,年薪也可能给到了40万以上。

与一两年前相比,民营芯片企业的薪酬涨幅达到50%的不在少数。薪资攀升之快、涨幅之大,令人颇有瞠目结舌之感。

重压之下,不少芯片设计公司开始将目光投向了应届本科生。与此同时,各大高校也在加快芯片方向人才的提供,为市场降温。

A

人才短缺 薪酬飙涨

“你看看这个,要求有8年以上的经验,硕士学历,100万起步,工作地点随便选,只要企业在当地有办公室。但是太难找了,我们只能告知接不了。”接受南都湾财社记者采访时,肖云一边浏览着数据库里的岗位信息,一边忍不住惋惜。

几年间芯片从业人士薪水如火箭般攀升

在部分社交平台上,也可以看出短短几年间,芯片从业人士的薪水堪称以火箭速度攀升。2020年10月,有网友称,研究生毕业后去了某芯片大厂,离职时薪酬才14K,但随后在某芯片小公司待了两年后即他发文时工资为30K×16。但在一年后更新该文时,他又已换了一家公司,年薪接近70万,这还是为了拿股票而做的让步。

即便是毫无正式工作经验的应届生,薪酬也可能令人啧啧称奇。南都湾财社记者搜索招聘平台后发现,在一线城市,芯片设计方向应届本科生最高的能拿到3万月薪,并且是15薪,少的也有一万二三。而在部分二线城市,这一数字也已比肩一线城市。

当然,应届硕士生年薪更高。“2018年之前,国内重点高校集成电路或微电子等方向的应届硕士生能拿到30万就算不错的了,但现在基本都是50万了。应届博士生更高,有些可能还没毕业呢,只要简历挂出来就会被市场捧着。”肖云感慨。

报告预测今年芯片行业薪水涨幅将居首位

今年年初,人才解决方案公司翰德(Hudson)发布了《2022人才趋势报告》,翰德招聘业务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宋倩在解读人才趋势时表示,2022年芯片行业薪水涨幅将居首位,超过了50%。

芯片人才薪酬大涨之下,企业陷入两难:找成熟的研发人员吧,难度不说,不少都自己找人合伙干了;找资历浅的吧,要价又高。

当然,在风投资金的加持下,有企业薪水给得毫不手软,薪水翻倍轻松平常。记者采访中,有人唏嘘:“拉到风投之后,钱就是数字,多少都给得起”。不过,也有企业无奈之下另辟他途,想方设法将年薪包做得更有吸引力,比如说虽然给不了现金,但允诺给股权之类,或者与户口绑定起来。

B

需求激增 融资火爆

人才缺口的背后,是需求量的激增。自2020年底以来“缺芯”潮爆发以来,不少晶圆厂开始大力扩产或新建晶圆厂,以提升产能,人才需求由此暴增。而我国近年来也推出了一系列支持相关产业发展的政策,2020年更是发布了重磅利好文件。

新注册公司数量近三年增速均为三成多

2020年8月4日,国务院印发了《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旨在优化产业发展环境,深化产业国际合作,提升产业创新能力和发展质量,涉及免征企业所得税等财税内容。政策一出,业内兴奋沸腾。随后,一批芯片研发人士成立了企业,开始自主研发之路。

事实上,早在国家出台重磅政策之前,嗅觉灵敏的人士便已闻风而动,新注册的公司数量急剧攀升。

南都湾财社记者查询最新的天眼查数据后发现,我国目前现存超过38万家经营范围含集成电路、芯片的相关企业。而近年来,相关企业处于高速增长期,2019年增长5.8万家相关企业,年度注册增速31.26%;2020年新增7.3万家,注册增速30.15%;2021年新增10.6万家,注册增速33.49%。

芯片领域融资屡创新高遭质疑“虚火太旺”

企业数量激增之后,是竞争的白热化。毕竟,若要拿到融资,必须有项目成果展示给风投。

过去几年,芯片领域融资屡创新高。亿欧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中国芯片相关企业共发生融资事件287起,同比2020年171起融资事件增加67.8%;同期共计融资金额为680.58亿元,同比2020年483.6亿元融资总额增加40.7%。

资金热捧之下,半导体产业也引来了“虚火太旺”的质疑声。南都湾财社记者采访中,一位二线城市芯片企业的负责人感慨:“有些公司就几个人,但就能拉来几个亿的融资,分走了老老实实干活的公司的资金。”

分走的不唯资金,还有人才。他的公司已经创办十几年了,以前很多员工的工龄都已在10年以上,但从去年开始他也被迫加入了抢人大战。

除了政策春风的推动,记者采访中也发现,芯片产业开始茁壮成长之时,正是其他产业发展热火朝天之际,大量人才踏进了那些热得发烫的产业,而放弃了芯片这条尚未显现峥嵘的“河流”。

“四五年前,正是孕育芯片设计人才的时间点,但彼时互联网很火,不少芯片专业的毕业生选择了互联网,因为芯片与互联网在技术上有些是互通的,导致现在半导体企业寻找中间力量的时候发现断层了,青黄不接。”肖云回忆。

在目睹芯片人才市场的火热之后,广东另一位猎头赵明(化名)也颇为心动,打算今年加大对芯片人才的关注度。“去年年底,很多同行晒成绩时,芯片团队的数据靠前,而以往是互联网和金融。”

C

提前布局入校“抢”人

那么,现在芯片人才的缺口到底有多大?记者采访中,并无统一的说法,但从第三方机构发布的报告中,我们或可窥见一二。

应届本科生成了众多企业的争夺对象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联合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等单位共同编制的《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发展报告(2020-2021年版)》显示,我国集成电路产业正处于布局和发展期,进入本行业的从业人员增多。2020年我国直接从事集成电路产业的人员约54.1万人,同比增长5.7%。从产业链各环节来看,设计业、制造业和封装测试业的从业人员规模分别为19.96万人、18.12人和16.02万人,“预计到2023年前后全行业人才需求将达到76.65万人左右。”

招聘压力之下,毫无正式项目经验的应届本科生也成了众多企业的争夺对象。“我们公司目前五六百人左右,其中80%是研发,但是这个数字离我们的目标还有相当大的距离。以前,我们都只是社招,但是缺口实在太大了,今年只好开始校招,”李月(化名)对南都湾财社记者说。

她所在的企业位于一线城市,是一家芯片设计公司,加上成立时间不长,对人才的渴望尤甚。

事实上,在正式校招之前,她们公司已经开始“曲线救国”:部分技术人员直接找到本校的学弟学妹,小的技术问题交给他们去解决,毕业了直接拉过来,“这也成为了我们抢人策略的重要部分,”李月笑称。

部分企业提前在高校学生中打响品牌

当然,即便是校招,部分企业也想方设法提前在高校学生中打响自己的品牌。

近年来,众多高校相继组建“集成电路学院”,发力布局“集成电路”。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日新月异,高校教材存在滞后现象。在此背景下,校企联合模式颇受欢迎,不少企业开始走进高校进行产学研合作,甚至定期去做讲座,在未来的员工中也刷下存在感。

记者采访中,有观点称,在经济大环境和疫情叠加影响之下,今年应该有新公司日子不好过,行业可能会冷静一些。

“冷静”也是肖云目前的期待,毕竟眼睁睁地看着客户需求量暴增,但就是找不到可以推荐的人,这滋味不太好受。她盼着喧嚣早日退去,行业踏上更加理性的发展轨道。

采写:南都记者 王玉凤 实习生 陈超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gupiaolicaitouzi/5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