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高光远去寂寞来袭?紫金银行营收增速难敌同业

万山红投资网 2022-05-05 09:38

证券时报记者 石晏

自2019年1月登陆A股市场以来,紫金银行的业绩表现一直难言乐观。

据紫金银行发布的财报数据,截至今年一季度末,该行总资产为2280亿元,较年初增长213亿元,增幅为10.3%。去年全年,该行营业收入为45.02亿元,同比增幅仅为0.57%;净利润15.15亿元,同比增幅为5.11%。

对比已经发布业绩的上市银行来看,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的增幅,紫金银行的表现均算疲软,在上市银行中排名靠后。在没有业绩作为强力支撑的情况下,曾享受过“首家A股上市省会城市农商行”高光时刻的紫金银行,如今归于沉寂,股价已较彼时跌去近七成。

营收增速难敌同业

4月29日晚间,紫金银行发布2021年度报告与2022年一季度业绩情况。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紫金银行总资产为2280亿元,较年初增长213亿元,增幅为10.3%。2021年,紫金银行全年营业收入为45.02亿元,同比微增0.57%;净利润15.15亿元,同比增长5.11%。

对比已经发布业绩的上市银行来看,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的增幅,紫金银行的表现均算疲软,在上市银行中排名靠后。在当前的A股农商行中,贵为“首家A股上市省会城市农商行”的紫金银行,实际上2021年的营收同比增幅(0.57%)仅优于江阴银行(0.46%),同样排名倒数。此外,在扣非净利润增幅方面,紫金银行也是垫底水平,仅有8.35%。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紫金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较年初下降400万元,不良贷款率为1.35%,较年初下降0.1个百分点。横向对比,2021年末以及今年一季度末,紫金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在上市城农商行的排名中并不算靠前。一季度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4.59%,较上年末下降0.61个百分点;同期,拨备覆盖率为241.31%,较上年末提高9.31个百分点。

成立于2011年3月的紫金银行,总部位于江苏南京,由原南京市区、江宁区、浦口区、六合区的4家信用联社合并组建而成。2019年1月,该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全国首家A股上市的省会城市农商行。截至去年末,紫金银行共设有135家分支机构,形成总行、分行、一级支行、二级支行管理架构,其中总行直属营业部1家、分行3家、一级支行9家、二级支行122家。

高管人事频现动荡

4月28日,紫金银行公告称,该行董事会同意聘任史文雄为行长,聘任徐燕、王清国、许国玉、杭浩军(需报监管机构核准任职资格)为副行长,聘任吴飞为该行董事会秘书。紫金银行同时表示,上述人员变动系正常的人事调整,不会对其日常经营管理产生不利影响。

继今年1月公告董事长变更后,紫金银行紧接着又发布了相关高管变动的公告。3月中旬,该行发布第四届董事会第三次会议决议公告,通过选举朱鸣任第四届董事会副董事长的议案。事实上,在上市后短短3年多的时间里,紫金银行已经更换了三任董事长,且有多位董监高离职。高管人事动荡频发,也难免让紫金银行的发展之路增添了不确定性。

2019年,紫金银行副董事长黄维平因个人原因被相关部门要求配合调查,之后没过多久就正式离任。2020年,紫金银行董事长张小军由于到龄不再担任,汤宇接手成为该行又一任“掌门人”。不过,2021年11月15日紫金银行又连发两份公告称,该行董事长、监事长一并变更。具体来看,该行董事会审议通过选举赵远宽为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汤宇因工作调整不再担任董事长,而这距离汤宇的董事长任职资格获得监管核准,尚不足一年。

紫金银行频繁换帅的举动在业内已属少见,除了董事会,该行监事会同样有所变动。去年11月紫金银行公告称,周石华因到龄不再担任该行监事长、监事会监督委员会委员、监事会提名与履职考评委员会委员职务,同时选举陈亚为监事长。公开资料显示,陈亚此前担任紫金银行副行长一职,曾任溧水农商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国资股东择机减持

今年3月底,江苏省省属国资控股公司汇鸿国际集团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召开第九届董事会第二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汇鸿中锦、汇鸿中鼎减持紫金银行股票的议案》,董事会同意公司控股子公司汇鸿中锦、汇鸿中鼎根据证券市场环境、股票行情及资金情况,择机减持两家公司分别持有的紫金银行2820.1608万股股份。

江苏汇鸿国际集团董事会表示,此次旗下两家子公司减持紫金银行股票资产事项有利于优化公司控股子公司的资产结构,盘活公司存量资产,提高公司资产流动性和使用效率。

具体来看,汇鸿中锦、汇鸿中鼎两家公司减持紫金银行股份的数量合计不超过5640.32万股,占紫金银行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1.54%。上述公告还表示,若在本次计划减持期间,紫金银行实施送股、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配股等股份变动事项,上述减持股份数量将进行相应调整。

依据规定,上述两家公司在紫金银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前已持有的股份,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的,任意连续90个自然日内,减持股份的总数不超过紫金银行总股本的1%(即不超过3660.9576万股);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的,任意连续90个自然日内减持不超过紫金银行总股本的2%(即不超过7321.9152万股)。

高管增持不改颓势

自上市以来,紫金银行的业绩表现鲜有“高光”。作为年轻的A股上市银行,紫金银行的业绩并没有为股价带来强力支撑,4月29日收盘,紫金银行报收2.90元,总市值为106.17亿元,在农商行板块的市值排名中显得靠后。

在业绩面没有给出强有力支撑的情况下,紫金银行股价面临的压力不言而喻。自2019年上市以来,该行股价曾在当年3月创出历史最高(前复权),即11.5元/股,此后则开启颓势,一路跌跌不休。

为扭转情势,紫金银行高管启动了增持举措,但目前来看效果并不突出。去年以来,该行已经多次发布稳定股价方案。2021年12月30日,紫金银行发布的《关于稳定股价方案的公告》显示,因股价触发实施稳定股价措施的启动条件,紫金银行确定采取由在该行领取薪酬的时任董事(不包括独立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增持股票的方式履行稳定股价义务,增持金额不低于该等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上一年度从公司领取税后收入的25%,即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173.61万元。

截至2022年3月9日,紫金银行方面称,有关增持主体以自有资金通过上交所交易系统以集中竞价的方式累计增持公司股份17.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047%,累计增持金额54.64万元,完成增持计划的31.47%,成交价格区间为人民币3.13元~3.19元/股。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gupiaolicaitouzi/58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