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排队赚一万一晚 谁在炒作迪士尼娃娃?

万山红投资网 2022-01-02 09:43

深兰蔡京原创

作者|万琪

编辑|李

“今晚谁来排队?”上海一位视频博主看到微信群里弹出一条信息。

这是一个拥有200多人的迪士尼粉丝群。之前没有人被选中购买迪士尼圣诞娃娃。视频博主发现群里有人不停呼吁大家线下购买。最后,这群人中有十几个人真的去了上海迪士尼乐园,一大早就开始排队。

他们想要上海迪士尼乐园的一些“2021达菲和朋友圣诞系列”的剩余存货。

达菲家族系列是迪士尼家族的一个小家族。其成员最初包括达菲、雪莉梅、热拉多尼、斯塔德尤、凯奇安和奥莱米拉。2021年9月,达菲IP随后推出《灵娜贝儿》,一只迷失在森林中的粉红狐狸,成为“四字顶流”,与达菲一家一起引起关注。

在2021年的圣诞系列中,12月17日至12月20日,Lingna Belle的圣诞钱被成功游客线下购买,达菲一家的圣诞钱也被带动。虽然这次卖的产品不包括Lingna Belle系列产品,但也引发了追捧。

原来IP圣诞系列产品只能通过网上抽奖购买。随后,官方博客“达菲友友”发布微博称,部分产品仍有剩余库存,将于2021年12月29日起在上海迪士尼乐园商铺销售。这些包括星德禄、杰拉多尼、达菲、雪莉梅的发带、外套、毛衣等等。

也就是说,这些商品只能通过网上预约和中标的方式购买,剩余的库存可以在上海迪士尼乐园的店铺购买,人数不限,直到售罄。

一时之间,整个城市都轰动了。

为了买这些备用娃娃,有些人从12月29日凌晨就开始排队了。据媒体报道,现场多达5800人。更让外界惊讶的是,甚至出现了跪地打架的情况,还有人因为现场的命令报警。其中一名游客跪下大喊“我被血呛到了”,被现场的人拍了下来,传到了微博、小红书、Tik Tok等各种社交媒体平台。

一时间,给大家带来快乐的迪士尼娃娃都变质了。

为了一只玩偶,人类有多疯狂?

贝子是迪士尼迷。每次迪士尼发布新产品,她都会尽快购买。这一次,上海迪士尼乐园发布了圣诞系列,她有幸签下了达菲家族系列。拿着早享卡,她提前一个小时进入公园,买下了中标的娃娃。

为了得到这些娃娃,他们必须通过预约来竞争。中奖的粉丝可以在12月27日和28日在上海迪士尼乐园购买商品,没有购买的只能参加12月29日的线下比赛。

据媒体报道,当天凌晨5点,在星源湖旁,车队已经绕了两圈。在小红书,有粉丝当场吐槽,估计要排队5-8个小时。排队的粉丝也很无奈。有些人对媒体感到遗憾。“今天是买库存,但是库存有多少,能不能买到,还不知道。”

后来,由于疫情防控、安全等原因,三大卖点不得不停止游客排队。结果引起了粉丝的不满。当一些粉丝一大早就来了,得知不能再排队时,情绪失控,向剧组发泄情绪。有的粉丝干脆坐在地上,剧组成员扶他们起来,然后说服他们。在微博中,有网友表示“他们的高铁刚到嘉兴”,还有专门从外地来上海的粉丝表示不知所措。

有网友在微博表示,早上7点半之前,12件商品中有8件已经售罄,但这并没有影响大家的热情。

来源/杜菲好友,你的官方微截图

谁在疯狂排队?

除了粉丝,也有黄牛瞄准这个市场,因为排队的人数可以达到5800人。刘洋是一位围绕迪士尼制作视频内容的博主,家住上海。他告诉申然,为了中标,黄牛会招募一批人在网上预约。“预约是没有成本的,所以只要预约到了,我们就给钱,很多人都愿意去做。”

他还提到,自2021年8月《星露中秋系列毛绒玩具》发布以来,每次迪士尼产品发售,基本都是抢着排队。

这降低了普通游客中彩票的几率。中标后,公牛会安排人在现场排队。据刘洋介绍,12月29日,有人发现一群免费的人排队要求赔偿。有时在队列中,有一些老年人。当被问及迪士尼相关话题时,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不知道Lingna Belle是什么。

据媒体报道,这些在现场预约购买和排队的人的工资从150元到350元不等。

夜排闹剧结束后,这些娃娃以二手市场价飞了出去。

据深燃观察,有人在小红书、自由鱼、Tik Tok上分享自己预定的圣诞娃娃,也有人展示照片,评论区不乏买家。在休闲鱼上,圣诞单个娃娃的原价在139元到219元之间,卖家的一般报价可以达到800元到1800元,最高溢价近10倍。这远远超出了常规车型的溢价水平。目前常规型号的单个娃娃售价在80-219元之间,卖家一般报价在400-900元之间,一般溢价不到5倍。

深燃询问了一对圣诞杜菲家族六宝套件(包括玩偶和挂件)上闲鱼的价格。店家说全套12件的价格是8000元,不接受议价,但是这一套商品的售价在2000元左右。

刘洋也买了杜飞家的六宝过圣诞节。为了拍视频,他在市场上花了4800元。

在拍摄完后,就放在闲鱼上竞拍。他说,每款几乎都只有三四人持续竞拍。综合买家能接受的价格,他也不想被粉丝当作是倒卖的商家,最后大套件出售的总价在6000元左右,基本只在每款原价基础上,加上150元-200元的溢价。

他说,中间赚了1000多元的差价,而市面上相同款套件已经炒到9000元左右了。

刘洋提到,连他们公司的保洁阿姨都在聊这次发售的迪士尼玩偶,会疑惑为什么大家都排队去抢。不过他调侃,“如果告诉她们,抢到这些玩偶,等于抢到了近1万块钱,可能她们也会动念头去抢一抢。”

是不是饥饿营销?

网络上,不少人质疑上海迪士尼“饥饿营销”。

在玲娜贝儿没有爆火之前,迪士尼玩偶并非总是如此抢手。

根据官方信息,从2020年6月10日发布的奥乐米拉系列商品,到2020年11月限定萌宠,再到2021年1月,以“达菲和朋友们”为主题发布的五款新春系列商品,不需要线上预售,均可在园区内购买。有网友表示,“2020年的圣诞款,到第二年一月都能随便买”。一位行业人士提到,2020年的圣诞、2021年的春节限定款,都有滞销的情况,一些没卖掉的玩偶甚至会放在福袋里降价处理。

这次圣诞系列库存,能有如此大的热度,的确与商品发售的稀缺性有关系。但这一系列售卖过程,不可谓不复杂,也并非无可指摘。

根据官方信息,首先要通过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官方微信线上报名参与抽签,其次由上海市东方公证处进行抽签,抽取出2700位幸运游客,最后,中签游客在指定日期和时间,前往上海迪士尼小镇进行线下购买。并且是按游客中签的先后顺序,依次顺位匹配相应的购买日期。

也就是说,先要中签,中了购买玩偶必须到线下,指定时间购买,且时间只有两天时间。

不可否认,在商品限量的前提下,预约抽签,是避免黄牛扫货的方法之一,但限时限量购买的确也给普通粉丝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在“达菲友你”第一次发出售卖预告时,就有大量粉丝表达不满,微博下,有高赞评论表示,“我们外地的粉丝就不是人吗?谁能有空为了买个玩偶更改自己的时间,多卖两天多备点货会怎么样”。

2021达菲和朋友们圣诞系列商品来源 / 达菲友你

而后续售卖剩余库存时,购买地点发生了变化。上海迪士尼方表示,根据疫情防控最新要求,该系列商品将仅在上海迪士尼乐园内继续销售。也就是说地点从免费开放的上海迪士尼小镇,改为了需要买票的上海迪士尼乐园内。

这立即带动了门票的售卖,为了能尽早入园排队买到玩偶,原价149元的乐园早享卡被炒到1200元,连迪士尼酒店房间的价格也顺带被炒。

一位潮玩粉表示,现在迪士尼预售圣诞商品的模式,的确在复刻展会上潮玩限定商品售卖的模式,包括但不限于夜排、VIP票、抽签等。比如,商家会对外公布一个预售日期,公告出售某款商品,这款产品往往是限量发售,有的产品甚至需要购买VIP,才能获得预售参与资格。有的也会安排线下店出售,一些消费者会提前去指定地点排队,等待商品发售。

根据媒体报道,12月12日,上海迪士尼开通玲娜贝儿玩偶的线上预约通道,开售即秒空,也引发了粉丝对其"饥饿营销"的质疑。

当时上海迪士尼在对上海市消保委的回应中表示:"对于未能满足大部分游客和粉丝的购买需求深表歉意,绝对不会制造任何饥饿营销。目前货源短缺的原因是短期内的巨大需求量和疫情等因素影响下的生产瓶颈。"

此次夜排事件后,上海迪士尼再次发布官博致歉,表示“将不断改进和持续优化,努力给大家带来更多欢乐、更好体验。”

对此,粉丝们并不买账,有网友评论,“今天的迪士尼完全变味儿了!再也不是全世界最快乐的地方了。”

在玲娜贝儿的带动下,迪士尼达菲家族大受欢迎,到底该用何种方式来承接住新到来的流量,是迪士尼要正视的棘手问题。

还要疯狂多久?

不管是在“饥饿营销”,还是还在探索承接流量的成熟方式,在玩偶稀缺的背景下,迪士尼玩偶市场已经乱象丛生,夜排只是其中一个缩影。

在得物APP上,2021圣诞系列玲娜贝儿毛绒公仔发售价格是219元,平台成交价已经高到1929元,平台显示有超500人付款,超3000人想要。而其他相同款式的公仔,如同样是2021圣诞系列的星黛露毛绒公仔发售价格为219元,现在平台成交价达849元,包括奥乐米拉、可琦安在内,约有超过4倍的溢价。

越来越多人加入了这场“瓜分”玩偶的大军里。

首先是黄牛和代购。达菲家族的玩偶,只有线下商店能买到,玲娜贝儿的周边也仅在上海迪士尼园区售卖,对于很多粉丝来说,只能找黄牛或代购。

刘洋对深燃说,受疫情影响,有旅游博主、民宿店博主转型做迪士尼的黄牛,原本抢手机发售、抢鞋、抢演唱会门票甚至抢汽车拍牌的,也都来了。在9月玲娜贝儿推出之前,代购们常用的方式是先购买年卡会员(1399元-3599元不等),购买周边可打8折,再以吊牌价的8.2-8.5折或者原价转卖,每只玩偶可赚十块、二十块。

如今,代购溢价200元,已经是正常范围。他们还会准备多张年卡,把紧俏货物扫荡一空,如果没有卖掉,商品还可以在30天内去迪士尼退货,无后顾之忧。

其次是商家。淘宝、拼多多上,有店铺售卖70元左右的玩偶,表示加10块钱可以选“脸”。刘洋表示,一些买不到玲娜贝儿的游客,已经选择买仿版的贝儿,现在技术精进很多,“山寨贝儿”的脸也能做得很“甜”。商家小鱼对深燃自称,他已经找到迪士尼的代加工厂,制作的玩偶基本和正版没区别,甚至质量更好。

在疯狂的溢价之下,“抢娃”的甚至也包括普通粉丝。据刘洋观察,现在很多人去上海迪士尼,已经带着“买到就能赚钱”的心态去。

来源 / 视觉中国

深燃与多位普通粉丝交流,发现有的在小红书或者闲鱼上也开设了小商店,卖起了“上海迪士尼正版玩偶”,“难得中签,能多带就多点”是他们最常说的话。这类人在圈内被称为“粉牛”,即原本的确是迪士尼粉丝,但又在买完东西以后,把玩偶倒卖。

人们疯狂涌入,让市场变得混乱。

为了带动客流,有黄牛会发布假消息,比如自称知道玲娜贝儿什么时候补货,可以在他们手上预约,但是到了那天又以其他理由表示补货延期,以此制造缺货恐慌。刘洋介绍,还有很多自媒体账号形成了“白天引流,晚上卖货”的模式:白天进入园区直播给账号吸粉,带着真真假假的玲娜贝儿拍照,制造一种他们买了真玩偶的状态。晚上关园,就开始直播卖玩偶。

小欧在兼职卖玩偶,不是自己预约购买,而是去同行手上收。目前她手上的玩偶,常规款原价219元,现在卖800元,圣诞款原价219元,现在卖1850元。在深燃询问价格能否低一点时,她明确表示了不可能,“现在玲娜贝儿可不是便宜货。一些同行,排队一次,至少赚一万。”

盗版也正在泛滥。行业人士小菜表示,一些商家会以“玲娜贝儿代工厂”作为他们的卖点。事实上,迪士尼的代工厂,不会生产除了迪士尼授权以外的商品。同时,迪士尼会给工厂提供原料,并给到非常精准的商标数量。鉴于知识产权保护,其他代工厂也不敢做与迪士尼玩偶一模一样的商品,会故意留下小纰漏,躲避侵权指控。

万物皆可赚钱,这甚至让一些商家打起了“鉴别真假”的生意。在小红书、淘宝、闲鱼上都有人表示可鉴别真假,价格在每单0.9元-4元不等。一位闲鱼商家告诉深燃,12月下旬开始,她每天都有接单,一天最高可达20单。

这个因迪士尼玩偶诞生的市场,还有不少人在疯狂涌入。

这样的盛况还能持续多久?

眼下玩偶的热度,最开始是玲娜贝儿带动的。有一个转折点是,迪士尼对当地园区的新IP有一年的保护,“等上海迪士尼解除玲娜贝儿一年的保护权,也就是到2022年10月,能够多个园区售卖,到时候园区内可能会人手一个了”,刘洋表示,据他观察,目前玲娜贝儿们在“二级市场”的价格较为稳定,但到那时,玲娜贝儿的价格会有回落空间。而在2022年元旦,香港迪士尼就官宣了玲娜贝儿会在香港迪士尼过今年中秋节的消息。

至于代加工玩偶到底能卖多久,小鱼并没有预期,只是希望尽量在热度没有消散之前赶紧赚一笔。但他明确表示,不会囤货。

看到玲娜贝儿圣诞款挂件价格被炒到近两千,粉丝范范对深燃说,她被气哭了。她一边怨恨黄牛扰乱市场,一边也怨恨大家“不争气”,正因为去黄牛手上买的人多了,价格才被抬得如此之高。她和其他粉丝朋友互相打气,“再等几个月,价格就会降下来”。

“再等等,迪士尼也该补货了。”不少真爱粉丝也期待着。

这股热潮再吹一阵,嗅觉灵敏的黄牛,会去寻找下一个战场,受伤的,只是那些一直在等待着的粉丝们。

*题图来源于@迪士尼官方账号达菲友你。应受访者要求,蓓子、刘洋、小欧、小菜、小鱼、范范文中为化名。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gupiaolicaitouzi/6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