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今年看好这些股票!这位17岁的投资老手在“经营私人”后发出了他的第一个声音

万山红投资网 2022-01-03 09:39

中国基金报记者吴军

”芒格说,投资就像赌马。我们正在寻找一个赔率错误的赌注。如果有很好的胜算和赔率,聪明的人应该努力下注。剩下的时间,就静观其变吧。对我们来说,更多的是发现价格和价值的差异,利用市场波动给予机会。”尚虹资产联合首席执行官张军在接受中国基金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岁末年初,国泰君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原权益及衍生品部总经理张军“跑私募”,加入老牌私募机构尚虹资产,引起了金融界的关注。张军连续多年获得“股权资产管理五年最佳投资保荐人”英中奖和“股权资产管理三年最佳投资保荐人”英中奖。

作为一名拥有21年经验的老将,张军一直以追求绝对回报为目标。他非常看好2022年a股市场的投资机会,重点关注大消费、先进制造、IT服务业、大健康等行业。

17年券商投资老将转型私募基金

坚持长期投资创造收益的理念

张军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金融专业。他有21年的经验。2005年开始投资生涯,在国泰君安证券担任投资经理。2011年加入国泰君安资产管理。曾任国泰君安证券投资总部执行董事、资产管理公司投资管理部总经理、权益及衍生品部总经理、基金投资部总经理。

“客观来说,自主创业和资产管理是不一样的。自主创业是年度考核,重点是盈利能力、风险控制等。思考如何在当年寻求更大的利润,意味着把握市场波动,不考虑太长远。但自主创业的经历让我形成了绝对回报的概念,在对公司基本面有了清晰的认识后,形成了再投资的工作流程。”张军告诉记者。

他谈到了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经历。2006年,当一家经纪公司自己管理资金时,他在一只房地产股票上有一个沉重的位置,因为他看到了无形资产。不过四季度主流市场龙头地产公司上涨,但这家公司表现缓慢。当时他反复做了各种根本性的比较。他有点焦虑,想放弃。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一个好领导,并鼓励他坚持下去。虽然12月的上涨和1月的上涨对于评估来说有很大的区别,但是对于投资来说没有区别。如果公司的逻辑没有问题,他应该坚持下去,但是放弃就不好了。“那时候,我很幸运。我没想到这只股票会在年底上涨。回过头来看,我明白,我们要更加敬畏市场。我们需要更频繁地等待,这极大地改变了我的投资理念。”

后来到了资产管理,评估周期加长,张军逐渐形成了长期投资的概念和视角。他认为,长期来看,股票资产也是一种债券。“本金、期限、息票等。的债券都是肯定的,而且似乎没有风险。而股票的面值和期限是不确定的,上市公司的业务也可能发生变化,但只要我们对股票等风险资产的不确定性进行补偿,即风险溢价足够,就可以接受。总的来说,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股票资产从长期来看,风险溢价都比无风险收益率高两三个点。”

张军回忆起这几年的投资经历。2013年和2014年,他们意识到随着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和经济总量的增加,经济弹性会变小。在这种情况下,市场整体很难有大的行情,而更多的是结构性机会,所以他们特别注重从行业和个股的角度构建投资组合。2015年,资金的释放带来了杠杆牛市。基于股票的价值,他们觉得没有办法维持高估值,所以他们减持了

然而2018年,没想到中美贸易战非常严重,国内政策紧,市场持续下跌。直到年底,他们觉得市场已经触底,他们增加仓位,以接近满仓。2019-2020年,我们将抓住核心资产的机会,创造更高的回报。然后,2021年初,在以白酒为代表的核心资产上涨过程中,他们减仓。

相关数据显示,国泰君安资产管理管理的张军小集合产品,7年多复合收益率超过30%;他管理的权益是君德明(原星值)的大集合,近9年来实现了500%以上的绝对回报和20%以上的年复合回报。

投资就是寻找赔率错误的赌注。

在常数比较中做好组合均衡配置。

《道德经》说了解别人的人才是智慧的,了解自己的人才是智慧的。”所谓“智”就是说“明”优先。首先,你要认清自己,然后看世界。不能正确认识自己,再认识世界也没用。”在投资过程中,张军强调要对自己有一个合理的认识。对于投资者来说,给自己画一个圈,一边学习扩大圈,另一方面不断强化和加深印记,尽量不要画圈。

在投资方法论上,张军秉持泛价值投资理念,既包括价值股投资,也包括成长股投资。唯一的标准是股价是否低于企业价值,判断价值时要考虑成长性。同时,在组合构建上,对个股的行业、风格、集中度进行优化均衡,避免过于偏向集中的风险。

张军说,投资的本质是一个风险收益比的概率,要找错赔率的赌注。“我们更多的是寻找价格和价值的差异,并利用市场波动带来的差异。如果价格低于,价值高于,我们会给出买入机会。”

在投资过程中,张军强调了买股票的性价比。他把股票分为“可以理解的”和“不可理解的”,在“可以理解的”股票中,又进一步分为“值得投资的”和“不值得投资的”。判断的标准是通过研究判断一家公司是否是好公司。“没必要找好行业好公司。这类股票往往价格昂贵,有些行业不是很好,但公司优秀,在持续成长的过程中推动了市场。会有更多的投资价值。估值取决于我们给出的估值和市场之间的差异。只要价格远低于价值,就有投资机会。”

在做好调研和建立核心股票池后,张军表示要耐心等待市场。

机会。“当股票跌到比我们合理估值的下限还低,就可以加仓了,其潜在的收益空间更大。当然我们也不会没有目的地等待,会从多个方面考察上市公司,除了对基本面进行研究,包括行业、管理层和估值等方面,也会看所谓的‘催化剂’,或者说是价值实现的途径。但是我们觉得更强逻辑的催化剂是业绩报表的高增长。”

张骏说,从结果来看,给他们提供比较大的收益的,基本上都是左侧买、跌了以后继续加仓的标的。“我们买的时候就准备好它要继续下跌,或者某种程度上希望它下跌,因为从长周期角度来说,越跌性价比越好。风险越小潜在的回报空间越大,作为机构投资者我们交易建仓不是一下子能够完成的,是有一个周期的。同时,我们更注重组合投资,均衡配置,通过不断比较去买卖股票。”

在投资过程中永远要把风险放在第一位。张骏坦言,股票市场短期来看就是所有参与者情绪的指标,格雷厄姆很形象地将所有的情绪用“市场先生”来代表,从某种角度来说,投资是反人性的事情,所以在股票市场上要以不同思维方式去考虑事情,同时需要经历至少两个牛熊的考验,才能看出一个投资者是否成熟。

因此,张骏表示,在构建组合时是有目标的,达到什么样的收益率要求,放到组合里面,风险算不清楚就不要了。“说实话,所谓的回撤是没有东西去控制的,更多是过程的体现,是结果,而不是我的目标。现在做的组合年化回报多少,波动率回撤是我管理的过程,做好组合动态调整。”

从投资风格来说,张骏坦言,他更多是自下而上地去构建投资组合。“宏观对我们也很重要,但是主要管的是中长期的事情。宏观给予我们指引,我们会根据宏观经济发展的阶段和状态,会去判断经济结构会是怎么样的,哪些行业有中长期的发展前景,从中找机会。比如2000年以后是房地产的十年,买房地产产业链公司都会有机会。2015年以后是大消费的时代,当时白酒因塑化剂砸出一个坑,买消费股会有很好的回报。而2020年以后我们觉得是大制造的时代,因为中美的博弈,让我们更加认识到有些核心的、卡脖子的技术,需要自主研发,而且我们有些产业链有相对优势,比如锂电池、光伏和5G,制造业升级将拉动整个经济的质量。在宏观的指引下,我们会去寻找细分领域的机会,比如光伏锂电设备、工业机械、装备制造等。”

从头部券商到私募坚守“绝对收益”

看好大消费、先进制造等行业机会

在十多年投资生涯、看过市场起起落落后,张骏选择“奔私募”,重新出发,踏上创业征程。关于背后的原因,他坦言,从做投资开始一直做的是绝对收益,投身私募也是为了在绝对收益的道路上走得更长远。

关于公司未来发展,张骏表示,他们不会把规模作为目标,而是把给客户带来持续回报作为目标。

他也说,做投资就是要不断学习,认知客观世界,认清自己。“就像芒格所说,多维度地思考问题。第一个维度,这个公司是不是好公司;第二个维度,跨行业,例如消费类的白酒、医药,历史上的收入、盈利、现金流的对比;第三个维度,食品饮料行业和高端制造行业,也可以对比。第四个维度,股票和债券也可以对比。”

张骏谨慎看好2022年A股市场的投资机会,主要关注大消费、先进制造、互联网IT服务业和大健康等行业板块。

关于新能源领域,张骏认为,其高波动、频繁变化是正常的,哪怕特斯拉也不敢稍微懈怠,懈怠意味着被赶超和超越,被淘汰。所以新能源行业存在巨大不确定性。“在2021年的市场环境下,有些公司预期被打得很满,股价波动背后是投资者情绪的波动,同时产业自身的变化也会影响股价,比如不同技术路线的PK,这个过程我们需要不断去跟踪,摇摆波动就是投资的一部分。”

关于新能源车行业是否被高估,张骏的看法是,“第一,我觉得行业进入加速发展的过程,但没有到发展的末端,新车渗透率不到20%,到2022年越来越多传统车企会意识到这个问题,调转来来发展方向,这将加速新能源车时代的到来。我们现在关心的事情,因为2021年产业下游的增长远远超预期,导致上游的设备商来不及提供需要的产能,招标超预期。2021年产业链的公司股价都很高,都在扩产能,2021年是增速最高的一年,大概率新一年可能还是高增长,但等到产能释放,发现有些公司订单跟不上,就会产生分化。2021年新能源的公司股价都很高,但2022年不会是这样,有技术优势、管理优势的,依然能够扩产能,才会有好的表现。”

对于消费行业,张骏表示,高端白酒符合消费升级的趋势,量在增长,价格也在提升,高收入群体可支配收入越来越多,依然还有机会。有些白酒企业,要看其品牌运作能力,整个食品饮料行业都在看这个机会。“2022年白酒还是有机会的,里面优秀的公司,依然可以作为底仓配置。比如有些白酒公司做了股权激励,通过快速增长,一定程度上消化了估值,依然有不错的机会。”

还有医药行业,张骏认为,其受政策影响比较大,医药很多是2G的业务,一方面传统的药品,至少不能给原来的估值了,因为不是国家鼓励的方向,未来药品方面,只有创新才有前途;另一方面医疗器械也开始进入集采,器械方面创新相对容易,这是比较宽的赛道,跟人口结构有关系,而且当前高端器械进口比例比较高,看好支持发展国产、进口替代的机会。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gupiaolicaitouzi/6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