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疯狂传记!经纪公司女负责人怀疑净收入 年薪高达225万 纳税超过62万 所有的同行都很羡慕!我和公司回应了

万山红投资网 2022-01-07 09:41

1月6日晚,“非银行券商首席分析师小红书税前年薪224万元”的消息在社交网络上疯传。

6日晚,该分析师在朋友圈发布谣言称“今天发生了一起大无语事件”。她根本不认识爆料的人,也没有小红书账号。“无论从法律上还是道德上来说,有人移植花草树木再传播都是可耻和非法的。希望很快就能解决。”

记者联系到分析师所在的经纪公司,公司人员回应称,公司和研究院内部核实过,收入不是分析师本人支付的,分析师本人也没有小红书账户。

税前年薪224.67万?小红书怀疑经纪公司的首席孙收入

6日晚,在微信群和微博上,一张券商非银行分析师在小红书晒年薪的截图迅速传开。

截图显示,有博主多次曝光自己在小红书的工资收入和纳税证明。其中,个人所得税APP截图显示,截至2021年11月,该人当年税前收入高达224.67万元,其中申报纳税额达到62万余元。

另一份博主银行流水复印件显示,2021年11月,博主当年最低月薪——,实际拿到60795.61元,银行汇总显示“XX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字样。

有人在微信群里传播截图,说小红书的博主是一家中型券商研究所非银行金融首席分析师。

这一事件会引起网友迅速传播。一方面是因为券商分析师的高收入,真的很抢眼;另一方面,因为薪资保密往往是很多企业的红线,所以之前没有多少员工在社交网络上公开过自己的收入。

然而,很快,这位分析师在朋友圈里发布了一条谣言,称“今天发生了一件令人无语的大事件”。她根本不认识爆料的人,也没有小红书账号。“无论从法律上还是道德上来说,有人移植花草树木再传播都是可耻和非法的。希望很快就能解决。”

一位同行在分析师的朋友圈评论道:“首席薪资太令人羡慕了。”

分析者回答:“假的”,说“传播者完全没有公德感和法律感,他们利用互联网的一些偏好来宣扬某种风气。请出来道歉。”

记者联系到分析师所在的经纪公司,公司人员回应称,公司和研究院内部核实过,收入不是分析师本人支付的,分析师本人也没有小红书账户。

券商分析师的收入有多高?

分析师小红书的收入事件,虽然被券商证实是谣言,也为瓜用户揭开了券商分析师高收入的冰山一角。

首席分析师收入高,对于行业来说不是什么秘密,尤其是新财富的分析师,年收入高达几百万元,有的顶级分析师能达到千万元级别。

比如去年11月,某中型券商原首席银行分析师廖某某与原公司的劳动争议在网上流传。这位名叫廖的分析师表示,在他离开公司之前,约207.8万元的奖金总额没有支付给他,因此他申请了劳动仲裁,但仲裁请求最终被驳回,因为他已经签署了相关文件,并承诺“不再向公司主张任何权利”。其中,根据奖励内容,廖所在分析师要求的2020年剩余未付奖金高达135.1万元。

客观来说,证券公司首席分析师的高收入是合理的,他的研究能力不仅可以为机构的股票投资提供建议,还可以带来自己的销售属性,可以通过客户佣金直接带来收入。

记者在网上搜索的求职和就业中发现,不少券商或券商研究ins

人才往往被认为是证券行业最大的财富。但券商研究院在频繁高薪招聘人才的同时,也无形中提高了券商分析师的流动性。仅2021年12月以来,不少券商的董事、首席分析师频频宣布跳槽。

1月5日晚,中泰证券研究所原副所长、新能源行业首席分析师陈苏在其微信官方账号上正式宣布:“我已加入郭进证券,即将担任研究所所长。”

陈苏说:“十年磨一剑,重要的是知道还有更高的境界。经过十年的雄心壮志,对新兴产业的研究取得了快速的飞跃;十年转型,行业爆发,进入游戏;2022年,我将开启新的篇章,我将继续带领郭进研究的合作伙伴在郭进证券的新平台上,建立新的基础,努力奋斗!”

今年1月1日,原兴业证券策略师李梅岑加入财通证券,成为朋友圈首席策略师。李美珍说:“2022年,从做财通证券首席策略师开始。不要忘记自己的主动心态,感恩前行。”

2021年12月31日,前新财富之星分析师李在朋友圈高调官宣加盟财通证券担任新研究院院长。“在这辞旧迎新的日子里,我今天也完成了职场的转型,回到了卖家的研究。

。”

去年12月中旬,原安信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陈果,官宣加盟中信建投研究所,担任首席策略分析师和副所长。

去年12月,开源证券原首席经济学家赵伟官宣加盟国金证券,担任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执行所长、总量研究中心总经理,由此也填补了该公司研究所长达11年首席经济学家职位的空缺。

12月4日,开源证券原首席策略分析师牟一凌在个人公众号发文称,已正式入职民生证券,策略团队成员也将陆续到岗。

“要辩证看待卖方研究人员的高流动性,人员流动是正常的现象,毕竟人往高处走。更值得我们思考的是为什么有那么高的流动性?高流动性有两种:一是它能培养人才,良性对外输出人才;第二种是恶性流失人才,后者是需要反思的。”浙商证券研究所所长邱冠华曾在接受券商中国记者专访时表示,“一般而言,人员流动也是有成本的,大家万不得已才会动。想要留住人才,就要尊重人才。”

责编:汪云鹏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gupiaolicaitouzi/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