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保险资金投资PE/VC大放松 许多风险投资机构“渴望尝试”与重量级LP会面

万山红投资网 2021-12-20 14:21

原标题:保险资金投资PE/VC大幅松动。许多风险投资机构都渴望尝试结识重量级LP。

目前,多家行业领先的创投机构也在摩拳擦掌,通过各种渠道与保险公司的PE投资负责人见面,争取后者的贡献。

保险基金投资股权投资基金迎来“大松动”!

12月17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关于修改保险资金运用领域部分规范性文件的通知》号文(银豹建发〔2021〕47号)(以下简称“47号文”)。

值得注意的是,47号通知删除了此前对保险资金投资PE/VC基金的多项限制,包括删除了《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保险资金投资股权和不动产有关问题的通知》(保监发〔2012〕59号)中“调整事项”第6条第——款。非保险金融机构及其子公司不得实际控制基金的管理和运营,也不得持有基金的普通合伙权益。删除《保险资金境外投资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保监发〔2012〕93号)第十二条“保险资金、金融机构及其子公司投资的股权投资基金,不得实际控制基金的管理和运营,不得持有基金的一般合伙权益”;删除《中国保监会关于保险资金投资创业投资基金有关事项的通知》(保监发〔2014〕101号)第三条“单只基金募集规模不得超过5亿元”的规定;删除《中国保监会关于设立保险私募基金有关事项的通知》(保监发〔2015〕89号)第九条第二款“发起人及其所属保险机构的出资额或者认购额不低于拟募集规模的30%”;删除原中国保监会发布的《关于保险资金发起设立私募基金的监管口径》(财政部函〔2017〕180号)第二条关于“提交股东(大)会或董事会决策”的规定。

在很多PE业内人士看来,这意味着保险资金投资PE/VC基金将出现四大变化。一是允许保险资金投资于非保险金融机构实际控制的股权投资基金,这将大大扩大券商/银行部门股权投资基金的长期融资机构(LP);二是取消对投资单一风险投资基金募集规模的限制,让保险基金可以更广泛地选择风险投资基金;三是大幅提升保险资金投资私募基金的灵活性,使私募基金与保险资金的投资谈判更加“市场化”;第四,保险公司投资私募基金的决策过程大大减少,有助于提高保险资金对PE基金的投资决策效率。

于恒投资合伙人曹龙告诉记者,“基于资产管理新规到期日临近,以及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在梳理股票规范方面的进展,业内一直非常强烈地期待监管部门出台政策变化。本次修订内容涉及多项规范和规则,既涉及保险公司内部管理,也涉及部分外部投资。是比较全面的修订。但就制度规则而言,现有规则并未完全修订,也未对新资产管理条例到期后的新资产管理条例作出回应。”

“目前,我们正在与多家保险机构沟通,希望尽快吸引它们参与新一轮的高科技产业投资基金。”一位经纪部门PE机构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然而,他发现,吸引保险资金的投资仍然存在许多挑战。首先,许多保险机构要求该基金提交拟投资项目清单,以实现对资本投资的“穿透式”监管。目前他们只能用“储备项目”来代替,但他担心一旦实际投资项目与“储备项目”不匹配,一些保险机构可能会“被问责”。二是出于资金管理的需要,部分保险机构有意通过保险资产管理产品参与券商部门的PE资金投资,但这可能违反了的“无多层嵌套”要求

此前,中国银保监会发布《银行业保险业支持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指出在遵守法律法规、风险可控、业务自愿的前提下,支持具有投资功能的商业银行子公司、保险机构、信托公司等投资创业投资基金和政府产业投资基金为科技企业发展提供股权融资。

“很多创投基金跃跃欲试,打算以LP的身份吸引更多保险机构的资金,因为这有助于他们优化投资者机构,引入更多长期资金来完善投资策略,对初创型高科技企业采取更长期的资金支持。”一家国内大型风险投资机构的合伙人向记者指出。在欧美成熟的金融市场中,保险资金一直是PE/VC的重要投资力量。一方面,它们通过长期投资带动PE/VC基金加大对优质企业的长期支持,助力实体经济更好更快发展;另一方面,他们通过股权投资获得更高的投资回报,不断提振保险公司的整体投资业绩。

风险投资机构的“大效益”

“47号通知最让我们兴奋的是,有关部门删除了保险资金投资风险投资基金的规模限制。”上述国内大型创投机构的合伙人向记者指出。

过去,由于《中国保监会关于保险资金投资创业投资基金有关事项的通知》(保监发〔2014〕101号)规定“保险资金投资单只创投基金规模不得超过5亿元”,很多创投基金被“拒之门外”。

他认为,相关部门出台上述规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降低保险资金在前期项目投资领域的投资风险。但在实际操作中,很多保险基金也错过了很多优秀创投基金的投资机会。

此前,他们曾与多家保险机构讨论过参与注资一只专注于生物医药技术研发和人工智能技术开发的新型风险投资基金。

险公司鉴于他们以往不错的业绩回报率与丰富优质项目储备,几乎达成了出资意向。但得知这只新基金资金认购规模超过8亿元后,这些保险机构纷纷打了“退堂鼓”。甚至一家保险公司资产管理部主管向他直言,除非他们将募资规模压缩到5亿元以内,他们才能继续出资。

  “在47号文出台后,我们希望保险机构能够快速参与我们新一期创投基金的注资。”这位创投机构合伙人向记者表示。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多家行业头部创投机构也在“摩拳擦掌”,通过各种渠道对接保险公司PE投资负责人,争取后者出资。

  一位国内大型创投机构负责募资的管理合伙人向记者透露,相比个人投资者,他们更青睐吸引保险资金等长期投资机构,因为后者的投资期限更长,有助于创投机构开展跨经济周期的项目投资,通过长期扶持投资项目获取更丰厚回报。

  “但是,我们与数家曾接受保险资金出资的政府产业投资基金人士沟通了解到,保险资金对DPI的要求相当高——部分保险公司希望投资后两三年就能看到现金回报,或将成为我们吸引保险资金注资的一大挑战。”他坦言。多数创投基金在最初运营2-3年内是很难看到现金回报的,因为创投基金正处于项目投资与项目孵化器,或与保险资金的资金回报诉求存在一定“冲突”。

  这位创投机构管理合伙人告诉记者,因此他们会建议保险机构借鉴欧美流行的种子基金投资模式,先对创投基金进行少量出资(以降低资金投资风险),等到这期创投基金实现较高的预期现金回报后,再逐步追加下一期创投基金的注资金额。

  实际操作的“挑战”与“憧憬”

  记者多方了解到,尽管47号文令保险资金投资PE/VC基金大幅松绑,但不少创投机构人士仍然感慨在实际操作环节,保险资金投资PE基金仍面临诸多挑战。

  “首先,保险资金对PE基金的遴选门槛仍然非常高,除了地方政府产业投资基金的准入门槛相对宽松,保险机构对市场化运作PE基金的投资,一看后者是否拿到社保基金投资,二看他们是否属于行业头部大型PE基金;其次,保险资金对DPI方面的高要求,可能迫使PE基金不得不调整投资策略,主要投资一些Pre-IPO项目以创造更快的资金回报,但随着Pre-IPO投资收益下滑,PE基金此举往往面临更高投资风险;第三,部分保险公司基于资金安全性与流动性考量,会要求PE基金对部分项目采取明股实债的投资方式,尽管这种现象近年有所减少,不少PE基金对此仍心有余悸。”一位大型PE机构投资总监向记者透露。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多家PE机构期望相关部门在出台47号文后,能继续优化保险资金投资PE措施解决上述实际操作痛点。

  紫荆资本法务总监汪澍建议,相关部门可以鼓励保险机构自主发行或投资创业投资母基金,通过后者分散投资的特点“平滑”保险资金的早期项目投资风险,支持国内高科技初创企业发展;此外,相关部门应积极推动和完善保险机构对长期投资的考核标准并建立容错机制,鼓励保险机构持续优化针对PE/VC的投资决策,吸引更多保险资金参与PE/VC基金投资;三是推动和完善保险资金在穿透核查方面的要求,尽可能以事后信息披露为主,不设置前置审核障碍;四是推动和完善长期投资的税收优惠政策,引导保险资金更积极参与股权投资等。

  (作者:陈植 编辑:林坤)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jijintouzilicai/2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