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底部信号?一批公募明星经理“奔私”!今年以来离任人数“破百”

万山红投资网 2022-05-11 08:57

  上半年历来是基金经理离职高峰期,今年更是如此。

  截至目前,今年以来离任基金经理人数已超过100位,创下2019年以来的同期新高。不仅如此,今年有新情况,林森、董承非、周应波、崔莹、葛晨等一批人气基金经理集体“奔私”。

  分析人士指出,就今年情况而言,“公奔私”成了部分绩优基金经理的选择,这一幕与2008年和2015年情况颇为类似。绩优基金经理一般会选择在市场底部震荡时加盟私募,通过在底部发行私募产品来实现自己投资事业的进一步发展,这些信号可能成为判断市场底部的重要依据。

  离任基金经理数量

  创2019年来同期新高

  Wind数据显示,截至5月10日,今年以来离任的基金经理数量达到了103位,创下2019年以来同期最高值(2019年-2021年同期基金经理离任人数分别为96人、77人、83人)。

  今年以来部分公募基金经理离职情况一览表

  市场分析人士董飞(化名)指出,2022年以来市场震荡明显,基金经理离职人数多实属正常。但今年以来,离职潮中出现了不少高人气基金经理,这使得基金经理离职现象持续受到市场关注。

  今年离职的高人气基金经理

  5月7日,易方达基金公告称,基金经理林森因个人原因离职。截至2021年末,林森管理的基金规模超过千亿元,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规模近700亿元。

  3月30日,中欧基金周应波官宣离职,其任职期间管理的12只基金全部实现正收益。截至其离职前一天,周应波在担任基金经理6.41年期间任职回报达到231.81%,年化回报为21.19%,同期沪深300的年化回报仅2.79%。

  3月23日,农银汇理基金经理赵诣宣布离职。

  2月19日,宝盈基金发布公告称,公司权益投资部总经理肖肖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

  2月7日,博时基金的医药基金经理葛晨宣布离职。

  1月,董承非卸任副总经理职务,正式“挥别”兴证全球基金。董承非是一名有着近15年投资经验、管理资产总规模超600亿元的基金经理。从2007年2月管理公募产品开始,董承非近十五年的基金投资生涯中经历了多轮牛熊转换,包括2007年-2009年宏观经济环境的波动,2010年-2013年接连数年的低回报期,2014年-2015年的爆发式行情以及2016年至今更加开放和成熟的A股市场,在业内有着较高知名度。

  扎堆“公奔私”

  “公奔私”成了上述大多数绩优基金经理的共同选择。“历史上曾有过‘公奔私’潮流,但近几年并不多。因此,是市场关注的又一个重要原因。”董飞说。

  中国基金业协会信息显示,华安基金前投资总监、基金经理崔莹已加盟上海勤辰私募基金管理合伙企业(下称“上海勤辰”),基金从业证书的变更日期为2022年4月26日。今年1月份,崔莹从华安基金离职。上海勤辰成立于今年2月7日,4月1日完成登记备案,虽然是一家新成立的私募,但核心创始人大多有着公募底色。比如,该公司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张航曾是鹏华基金权益投资二部的基金经理,股东郑博宏曾是华夏基金投资研究部副总裁。据悉,刚从易方达离职的林森,接下来也有可能加盟其中。

  此外,1月离职的董承非,后来加盟了上海睿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睿郡资产”),任公司管理合伙人、首席研究官。葛晨从博时基金离职后,加盟了高毅资产。周应波从中欧基金离职后,创立了上海运舟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华南某投资分析人士认为,基金公司一般有季度、年度等维度考核机制,每年上半年都是基金经理变更的频繁时期。笼统来说是为了谋求更好发展,但对已在圈内摸爬滚打多年的绩优基金经理而言,他们需要的是机制更为灵活的平台,尤其是对2019年以来这轮结构性行情中表现突出的基金经理来说更是如此。

  可能成为判断市场底部的重要依据

  华南某投资分析人士直言,不少公募基金经理转战私募基金,一方面是为了提升组合管理的灵活性,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获得更为多样的激励机制,比如股权激励。这更有利于基金经理进一步发挥投资实力。

  “纵观公募20多年发展历史,起码有过两次大规模的‘公奔私’潮,但每次原因和市场环境却有所不同。”某中小型公募高管陈乐(化名)对记者表示,早在2008年时,公募就曾有过一波“公奔私”潮流。当时,公募基金处于发展初期,基金公司对基金经理的激励机制相对不足,一批有着相当积累的基金经理,就转向了私募。到2015年前后,市场出现一轮大行情,又有一批绩优基金经理乘势奔向私募,谋求更大发展空间。2022年以来的基金经理“奔私”现象,与此有着相似性,但是否成为新一轮“公奔私”潮,还需要时间去观察。

  此外,从过往情况来看,明星基金经理的“奔私”也有着“择时”特点。“绩优基金经理一般会选择在市场底震荡时加盟私募,通过在底部发行私募产品来实现自己投资事业的进一步发展。”董飞举例说,虽然加盟睿郡资产的董承非新发基金募集情况并不算亮眼,但算是踏出了第一步。估计接下来,仍会有相关基金经理陆续发行私募产品,这些有可能成为判断市场底部的重要依据。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jijintouzilicai/6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