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金创何新基金宏观战略会议召开 广发证券戴康:下游业绩有望好于上游

万山红投资网 2022-01-06 08:56

金创何新基金2021-2022年新年投资策略会宏观策略特别会议于2021年12月30日晚8:00-9:00召开。广发证券首席策略师戴康、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华安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金创基金总经理兼首席投资官苏彦柱、何新基金首席经济学家魏、金创合信基金首席策略师王晶在2022年摸准了脉搏。据悉,金创何新基金战略会议将以圆桌形式进行交流,由王晶主持。

2021年12月30日晚8:00-9:00,金创何新基金2022年度宏观策略会议召开,广发证券首席策略师戴康致辞。

以下是广发证券首席策略师戴康在策略会上的速记记录。

2021年市场:总量持平,结构丰富多彩。

问:请对即将到来的2021年做一个简短的总结和回顾。

答:2020年底,我们对今年的全球资产进行了展望。当时我们用了两条线索。一是海外经济体的韧性大于国内经济体,二是中国信贷周期回归中性。当时我们的判断是大宗商品表现最好,其次是股票和债券。我们认为美债利率上行空间有限,股票系统性风险不大。从全球来看,增长方式将较前期有所修复。

结构上,2021年将出现三个贝塔,第一个贝塔,供需缺口导致上游行业净资产收益率(ROE)恢复较好。第二个特点是下沉市值。a股小盘股今年涨幅很大。第三个特点是信贷周期分化非常厉害,比如新兴行业信贷扩张,房地产、互联网、教育信贷收缩,导致行业分化。综上所述,2021年是总量相对持平但结构丰富的一年。

供给冲击有望成为2022年中国经济的主要矛盾。

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2022年将出现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减弱三重压力。请问,这三大压力,哪一个会是明年中国经济的主要矛盾?

答:我选择供给冲击。供需缺口的背景是2016-2017年的供给侧改革。2018年后供应收缩成为常态,产能利用率达到相对较高的位置。新冠肺炎疫情后,虽然需求在恢复,但供给被挤压释放,所以今年出现供需缺口。

从今年的表观数据来看,PPI和CPI已经形成了比较大的偏差。明年和今年可能会有一些差异,因为明年总需求会放缓。

今年三季度在建工程增速开始回升,明年将是产能扩张周期的后半段,因此明年可能出现结构性供过于求。一方面需求放缓,另一方面供给缓慢释放,会对上市公司盈利能力产生下行牵引作用。因此,从投资的角度来看,需要关注供需变化带来的投资机会和风险。

问:2021年出口一直超预期。站在2021年底,2022年出口会怎么样?

答:中国的供应链优势可能还存在,所以短期来看,如果价格仍然有弹性,出口可能确实比大家想象的更有弹性。

关于大家关心的美国通胀,主流观点认为,明年2、3月份美国通胀的高概率会下降。我们知道,美国通货膨胀的形成可能有三个原因。首先,今年大宗商品表现非常好;第二,紧张的供应链使得美国商品的价格很可能保持在相对较高的位置;三是劳动力市场紧张,岗位空置率和劳动参与率差距较大。后两个原因是结构性的。我不太同意主流观点,即如果epid通过,美国通货膨胀的高概率将在明年2月和3月下降

问:虽然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没有提到一些促进消费的具体措施,但我们在讨论明年宏观经济的时候,消费绝对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也是大家非常关心的问题。明年消费复苏前景如何?结构是更具选择性还是强制性?

答:从居民消费能力来看,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约为6.9%,低于疫情前的8.9%。从居民可支配收入来看,恢复缓慢,甚至三季度可能比二季度略低。从消费者意愿来看,包括就业预期恢复在内的消费者信心指数也相对较慢。

结构上,我更倾向于强制消费。今年消费的一个特点是,商品消费相对平稳,但服务消费受疫情扰动恢复缓慢。我们也很难准确地假设疫情会在明年消退。因此,我们认为受疫情影响的服务消费扰动因素还是比较大的,对于投资来说,经济放缓对强制消费的影响会比较小。

明年PPI和CPI的剪刀差有一定的收敛。从历史上看,强制消费a股是有超额收益的,所以明年,我认为有强制消费的机会。通常在这种背景下,对于强制消费有涨价的预期。也许一些食品加工的涨价已经接连出现。我们更关注食品加工和农业的涨价机会。

对于可选消费,从基本面来看,我们还没有看到明显的反转和改善的趋势,但是对于股价来说,因为它反映了很多负面的东西,我倾向于明年在可选消费领域有结构性的投资机会。主要有两个方向:PPI下跌时,有部分可选消费成本压力降低、利润率修复的品种,如白电;政府对房地产和基础设施以及消费建材、汽车等相关产业链稳步增长的态度。

2022年市场风格将更加均衡。

下游表现有望好于上游

  问:2022年面临政策环境向好,盈利周期下行的情况,对市场估值水平和风格会有什么影响?

  答:明年A股大概率处于盈利下滑的中后期。历史上看,当盈利出现比较大的下滑,通常稳增长政策出现在盈利下滑的偏后期,但是这一轮由于决策层采取跨周期调节,稳增长或者政策底出现在盈利下滑的中期,所以明年可能面临盈利下滑,但取决于稳增长的态度,如果稳增长的力量不太够,那么A股可能容易出现调整。

  估值水平来看,目前A股的龙头股估值应该在历史上的正一倍标准差,偏贵一点。如果剔除这些龙头股,其他个股估值大概在均值上方一点,是一个合适的位置。

  从投资角度,有五方面的考量,分别是通胀+宽松转向滞涨+收紧,供给缺口转向供给过剩,信用结构分化修复,市值风格均衡,上游转向下游。首先,从海外角度看,我们认为可能是2021年的通胀+宽松组合转向了2022年的滞胀+收紧的组合。第二个,从供需缺口的角度看,2022年是一个结构性的供给过剩。第三个,从信用结构看,2021年是1加1减,但是2022年会变成1加1稳,就是要加双碳信用新周期,稳地产和基建。第四个,2021年小盘股表现特别好,2022年由于小盘股业绩下滑的幅度可能会比较大,虽然它估值偏低一点,但是和2021年初相比,它的优势就会下降,所以我们认为2022年的市场风格可能会均衡一点。第五个,2021年上游的表现更好,我们认为2022年下游的表现会更好。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jijintouzilicai/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