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报道数十亿私募!投资人:继续高位接手 希望赔钱 理解

万山红投资网 2022-01-06 08:57

原标题:报道数十亿私募!独家对话投资人:继续高位接单,希望赔钱,理解。

记者|杨沛文谢雨彤

“宣传资料中32-48岁就已经出类拔萃的成功投资人林丽君,在2021年48岁就突然失去了投资能力?”

近日,一封名为《关于正心谷违规操作》的投资者联名举报信在私募圈广为流传,直指百亿私募郑新谷资本及其创始人林丽君。

举报函指出,郑新谷的产品涉嫌“充当基金经理”、高层接单、老鼠仓、利益输送等。并提出“应强烈敦促林丽君在近期安排一次产品发布会,回答投资者的问题并给予投资者合理的解释”。

随后,正心谷回应媒体称,举报信中部分内容不实,举报者上诉为保本撤诉,明显不符合相关规定。

针对这一回应,1月5日,来自郑新谷的投资者发表了文章《投资人代表九问正心谷》。同日,红星资本局联系了报告函起草人之一唐宁(化名)和普通投资者王明(化名)。

告诉唐宁红星资本局:“我们不是说不能接受损失,而是要清楚地了解损失。”

 正心谷资本 图据IC  photo

郑新山谷首都地图据IC照片报道郑新山谷。

回应:投资者退出保本。

前几天,一封《关于正心谷违规操作》的举报信广为流传。

信中称,截至2021年12月31日,郑新谷私募产品净值已降至0.66,超过300亿的产品给投资者造成了数百亿的损失。

举报信中不仅列举了郑新谷创始人林丽君的“三宗罪”,还披露了诸多操作细节:

2021年2月中旬,各渠道产品开始运营,一周内在满仓开仓运营,沐源股份(002714。深圳),兴业银行(601166。SH)等被高位接管;

三季度再次调仓,云南铝业等周期化工股(000807。深圳),神火股份有限公司(000933。深圳),山东海化(000822。中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002092。SZ)在高位被接管,导致9月份的两周内暴跌15%。

四季度新能源板块整体进入调整时,买入了前期已经涨得太高的新能源上游企业的股票;截至2021年12月31日,净值已降至0.66,基金整体亏损已达100亿元左右。"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报告函中的几家上市公司和接管时间确实都是高股价,然后一直跌。

1月4日,郑新谷回应国家商报称:目前已经联系到举报者,他们的要求是破资退出,但这显然不符合相关规定。事实上,针对2021年产品净值大幅回撤,公司已经做了相关措施,林丽君也有非常高的跟进量。

然而,投资者并不买账。

1月5日,自称是报告起草人之一的钱老师告诉红星资本局,为了回应谷,已经编辑了一份《投资人代表九问正心谷》。具体问题如下:

(1)你是如何认定举报信的作者是“借钱投资”并要求“保本取款”的投资人的?

投资亏损后,基金经理林丽君对投资者有没有基本的尊重,有没有面对面的沟通,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什么渠道?

创新增长净值为0.871时,是否真的向所有渠道虚假宣传“几乎所有产品都在净值以上”?

如果举报信中的信息不真实,那你为什么停止更新所有渠道甚至私募网络的持仓和净值?

  ⑤是否能够做到配得上百亿私募的售后服务?

  ⑥你们到底亏了多少?

  ⑦风控机制完整是真是假?

  ⑧林总(林利军)跟投了多少?是跟投还是抄底?

  ⑨基金操作是否林利军本人?

  钱先生还表示,正心谷所称的投资人和部分聊天记录截图,根本不是举报信的作者,也不代表举报人诉求。“正心谷回应里的聊天截图是12月1日,但是那封举报信是1月才写的,和举报信有啥关系啊!”钱先生说道。

  对话举报人:

  板块明明涨得很好,但就是亏钱

  1月5日,红星资本局多次致电正心谷官网披露的座机号码,但均无人接听。

  当天,红星资本局先后联系到了举报信的起草者之一唐宁(化名)、普通投资者王明(化名)。

  以下是红星资本局和唐宁、王明的对话。

  红星资本局:你们是什么时候买入正心谷产品的?投入了多少?

  唐宁:我是2021年1月在某个券商渠道购买的,买的是正心谷檀真信鸿1号9期等,总共投入200万元,产品是2年硬封闭+1年软封闭。(注:2年硬封闭+1年软封闭,指的是产品前两年是封闭式管理,不可赎回,第三年可以赎回,但要扣除2%的费用。)

  王明:我是2020年9月在某个券商渠道买入的,买的是正心谷(檀真)价值10号,总共投入100万元,产品是2年硬封闭+1年软封闭。

  红星资本局:当时为什么会买入这个产品?

  唐宁:当时,券商渠道给到我的宣传资料上,林利军的成绩非常优秀。

  (注:公开资料显示,正心谷创新资本创始人林利军2004年筹备创立汇添富基金并担任总经理,时年仅31岁,是彼时业内最年轻的基金公司“一把手”。2015年,在掌舵汇添富11年后,林利军卸任汇添富总经理一职,创立正心谷创新资本。)

  我是老股民了,我预判2021年、2022年的行情不会非常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选择的投资就是相对比较保守的,所以选择了这款产品。

  王明:当时券商那边给我推荐的时候非常热情,把产品描绘得很好,我看林利军的履历也确实很厉害,他最打动我的点是控制回撤的能力,结果现在恰恰相反。

  券商渠道宣传时向受访者提供的资料

  红星资本局:买入以后产品表现得怎么样?

  唐宁:2021年2月,基金普遍都在跌,这个产品暴跌我也可以接受,因为跌下来总会有再涨上去的时候。到4、5月,大盘企稳了,医药、白酒都在反弹,还有2021年的核心主赛道——芯片、军工、光伏、新能源车等等,有的基金甚至是翻倍地在涨。

  结果我看正心谷的月报,他们明明也有持仓这些板块,但净值没有反弹,就一直趴在地上。到了2021年第三季度就更离谱了,产品的持仓换到之前已经涨到高位的化工和周期股,我记得9月暴跌了15%左右。现在产品的净值已经跌到0.67左右了,相当于我投入的200万元只剩下134万元左右了。

  王明:在买入产品以后,我向我购买渠道的客户经理提出过两次质疑,一次是在2021年3月,一次是在2021年7月。

  2021年3月,我看产品净值和月报里的持仓走势完全不符,跟客户经理提出过一次质疑。当时,正心谷的营销总监回复这位客户经理说,“市场就这样,大家都很差,谁也别说谁”。大概是这个意思,给我的感觉是很不专业。

  因为他们每个月都会出月报,但我感觉产品的月报内容和净值的关联性很差,比如说上个月有某个板块的持仓,这个板块在上个月明明涨得很好,但就是亏钱。

  到2021年7月,我又因为这个事情找过客户经理,但最后也是不了了之。目前,我持有的这个产品的最新净值是0.86,大概亏了14万元左右。

图由受访者提供图由受访者提供

  正心谷产品不断“高位接盘”

  投资人质疑利益输送

  红星资本局:举报信中提到了关于利益输送的猜测,可以具体说说看这个吗?

  唐宁:因为经历去年一整年,我们发现正心谷的产品都在高位接盘,几乎每一个季度都在高位接盘,而且是精准接盘。比如说三季度高位接盘化工和周期股,四季度又高位接盘新能源股。

  我们不是说不能接受亏损,但我们要亏得明明白白的。

  我属于比较敏感的投资者,在发现不对劲后,我通过北京金融圈某机构的一位高管朋友打听到:林利军从头到尾都没有管过私募,而是从外面找人来管理的。据说,这些从外面找来的“代理基金经理”流动性很大,其中有一个关键人物在2020年离开了,这也是为什么正心谷的产品在2020年和2021年业绩差别那么大的原因。

林利军 截图自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官网林利军 截图自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官网

  红星资本局:除了前面提到的,你们和正心谷有沟通过吗?

  唐宁:在2020年9月出现暴跌以后,我们投资者都非常不满,正心谷一直没有正面回应。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我所在的那个渠道当时承诺林利军会在2020年10月13日出来沟通。

  因为他是基金经理,他最清楚基金的运行情况,为什么涨?为什么跌?他应该能跟我们讲清楚,结果到沟通会的那一天,只提前1分钟通知我们说林利军有事来不了,换了两个人来。

  而且在沟通会上,连提问都不允许,投资者都非常不满意。那两个人说的话也非常无意义,他们强调的就是:他们做得都没错,他们投资团队做的工作都是对的,错的是市场。

  王明:我们只能通过渠道和正心谷沟通,但我的客户经理也比较无奈,问不出来什么。

  有人投入全部身家5000万

  亏掉1000万得了抑郁

  红星资本局:投资者成立了一个维权群?群里大概有多少人?受损情况都怎么样?

  唐宁:我投入的200万元还不算多的,有人是把全部身家5000万元全部投入,一下子亏掉了1000多万,现在这个大哥已经得抑郁症了。我都没有拉他进群,就让他好好养身体。

  我们这个群是2021年12月底建的,不到一周已经有100人左右。大部分人都是把有规划用途的钱放进去,比如准备买房、准备给孩子留学的钱,结果现在这笔钱也没有着落了。

  有一对小夫妻本来想买房的,但他们觉得这两年不是买房的好时机,投了300万元在正心谷的产品上,现在还在租房,但300万已经亏到只有200多万元了。

  红星资本局:你们现在希望正心谷那边做什么?

  唐宁:我们希望林利军出面,和投资人平等沟通,再谈后续如何处理。我们买到现在,竟然连一次林利军的面都没见过,太神奇了。

  王明:大多数投资者是想林利军出面,给一个合理解释,把2021年的操作公开,再来做后续的打算。我个人的话,对他们的能力、道德方面都有所质疑了,想认亏走人。希望他们有点人性,可以分批开放赎回吧。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jijintouzilicai/7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