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独家|企业资本 再融资7亿美元

万山红投资网 2022-01-07 08:57

优质美元LP的加持,传递了看到更多中国市场的信号。

文姬曹卫宇

低调了一段时间的甘建平,做了一个大动作。

中国投资网独家获悉,Cuce Capital已完成最新一期美元资金募集,规模约7亿美元。截至目前,赣策的管理规模已超过10亿美元。

甘策的新闻发布时间很短。像往常一样,先“翻译”一下草稿,我会列出要点。

第一,规模翻倍,再次集资。

目前的美元规模约为7亿美元,是第一期3.52亿美元的两倍。同时继续“超额认购”,草案直言美元二期超额认购。两年半前,第一期美元也募集了超过10亿——。目标金额为2.5亿美元,最终规模为3.5亿元人民币,“本来可以筹集更多”。

一般来说,“过度募集”意味着募集成功。据悉,仅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就筹集到了资金,早在2021年7月就完成了6亿美元的首通。这种“闪电募捐”的画风也有惯性,而甘策成立后的第一次募捐,从机构成立到正式宣布只用了三个月。

其次,美元LP质地优良,再投资比例高。

在征求意见稿中,甘策指出“第一期美元投资人的大学捐赠基金、基金会、母基金将继续在第二期基金中出资”,还列出了包括杜克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匹兹堡大学、迪特里希基金会、凯门资本、独秀资本、Axiom Asia、尚好资本在内的LP。上面提到的LP都是一期基金的投资者。

优质美元LP的加持当然是对政策的认可,也传递了看到更多中国市场的信号。甘建平在征求意见稿中强调了这一点,“…… (LP)认为可以继续发掘聪明勤奋的企业家,帮助他们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打造高速、优秀的企业”。

注意,甘建平对中国市场的称呼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想必,这也是易策对美元LP讲的性感故事。尽管存在各种不确定性,但在全球视野下,中国仍然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巨大市场。

从结果来看,美元LP是买入的。

然后,基金二期刚过,就开始按照投资阶段分层。

美元第二阶段包括风险投资基金和成长基金两个子基金,分别指向早期和成长阶段。

策略侧重于VC阶段,但更细分的阶段基金兼顾了不同的周期和收益,这也是后续策略的加强,同时照顾到了更细颗粒度的LP需求。

最后,投资方向以科技为主。

甘建平是一位在TMT方面取得巨大成就的投资者。第一阶段的投资也把互联网放在了最前沿,其次是消费和智能科技。但这次发布一开始就提到了技术,发布中列出的顺序是“技术、互联网、消费”。

指出这种细微差别不是强迫的戏剧。总的来说,草稿是组织精心打磨的外部声音,文字和顺序都是在传达信息。而且,科技的重点和布局不是一时兴起,甚至不是“非共识”战略。这个我以后再说。

先下结论吧。从二期规模来看,干策资本的“黑马”故事扎实,阶段性成果不错。有句话说,一只新基金的稳定性取决于三期基金。现在,甘策的第二次集资已经交出了优秀的成绩单,下一步是最重要的阶段。

复杂的“尖端”

大约一年半前,甘建平对“前沿基金”的描述感到兴奋。但另一方面,Cuce的玩法几乎没有新手痕迹,但很快就形成了鲜明的风格。这背后是由甘建平、胡斌、周令飞三位具有多年投资经验的创始合伙人组成的“铁三角”。

在基金规模上,甘建平从一开始就“胆大包天”。在VC 2.0时代,solo partners第一阶段的规模大多是

当然,这反映了机构规模的趋势,但在我看来,更多的是信心。说白了,投资“老枪”不需要一小步就能找到感觉,大弹药可以直接用。

在投资和游戏方面,这是谨慎的。

风格更加清晰,一个关键词“聚焦”。

投向很聚焦,科技、互联网和消费三大赛道。投资阶段专注VC,不做total capital,更准确的说,聚焦B轮。

甘剑平曾在2020年6月接受投中网专访时表示,“我们投资B轮相对多一些,平均来说的话,大概是投资一千万美金,占10%股份,公司估值在差不多一亿美金左右……单个案子也可以投到5000万美金”。

这里有个有趣现象。如果各位有心观察,一些VC确实擅长投B轮,逻辑也合理,赛道跑出排名之后出手,在确定性和不确定性之间下注,风险和收益是个相对平衡的状态。

说回渶策,若看投资出手,风格更加鲜明了。甘剑平将渶策的打法描述为“特种兵一对一作战”。翻看渶策已投的24个案子,平均一年10个上下,数量虽不算多,但基本都是领投或独家,透露着精准和强势。轮次上,A、B轮项目数量最多;赛道上,消费、科技、平台都有布局。

更细一些看,消费赛道覆盖了母婴、Z世代、宠物、潮牌等细分,项目包括智能宠物小佩宠物、婴童食品秋田满满、Z世代服装Beaster、童装出海品牌PatPat、潮玩品牌ToyCity、潮流零售KK集团等等。如果KK接下来顺利上市,渶策也将迎来一个IPO。

科技也投得硬核,多数案例都与红杉、高瓴、启明、五源、凯辉乃至字节、腾讯等头部机构和CVC同框,投资项目比如家庭清洁机器人甲壳虫智能、AI应用平台元初智能、服装柔性供应链飞榴科技、医疗科技公司圆心科技、光芯片公司敏芯半导体等等。其中,圆心科技也已赴港递表。

平台型项目也很多元化,比如社区生鲜电商十荟团、会员制电商平台全球骑士特权、闲置奢侈品平台胖虎等。

目前,渶策的打法是自上而下做研究,找到细分行业领跑者,定向单独接触之后再做评估。

这种“狙击手”的打法,很多时候是出于口袋深浅的局限,但对于甘剑平,更像是一种主动选择。甘剑平曾在投中网专访表示,“不相信集团性的覆盖打法,你如果把行业分析清楚了,就能知道领跑者是那几家,你完全可以跟他们单独接触”。

还是那句话,投研+“掐尖”的方法本身并不出奇,投资圈大家都在用,但用不用得好,这就见功力了。

不论看规模、看赛道、看阶段、看投法,渶策这家新锐透着一股老练。

不覆盖,不从众

渶策资本刚满两年半,谈成绩还早,但当下呈现出的一些特质却很有想象空间。

先谈谈甘剑平。作为六度上榜全球投资人Midas榜单的投资人,从业20年的JP参与过凯雷、启明多只基金的募投管退全环节,有穿越周期的底气。

说他“一个人就像一支队伍”不为过。单飞之际,甘剑平给出过一个数字:累计为LP带来十几亿美元回报。

数字就是底气,履行“非共识”的底气。

举两个例子。一是知名投资人们都在说互联网平台机会减少的时候,甘剑平仍认定还有大平台机会,这让我想到了当年BATJ群雄林立之际,几乎没有几位投资人想到竟还能杀出个拼多多,一个市值早已超越百度的超级互联网平台。

不敢断言机会是否存在,但“非共识”在风险投资可能意味着什么?自然不需要我多说了。

另一例子是甘剑平在科技布局的前瞻性。

2020年6月投中峰会,疫情阴影仍在笼罩。在那次顶尖投资人云集的现场,特殊时期“不要换赛道,不要换策略”成为共识,但当时的甘剑平明确表示,要增加新条线:硬科技——科创板、创业版的放开,带来了新的“卡位”机会。

一家成立不到一年的新基金,在一个不确定性峰值最高的时刻,却做了加法挑战一个相对新的领域。

但把时间轴拨回当下,这段日子科技投资是怎样的烈火烹油之势,大家也都看到了。

再来,渶策的核心成员共事已久,稳定、互补。

别小看了这一点。投中网在《中国VC没有合伙人》一文写道,中国VC合伙人文化正在走向式微,规模化、机构化都是合伙人制度的“天敌”。某种程度来说,一家基金的兴衰成败是由“上层建筑”决定的,合伙人构成、决策机制、分配机制正是几大核心因素。

现在来看,渶策在“人和”有两点优势。

一是三位合伙人是老拍档。甘剑平与胡斌相识16年,曾分别在互联网公司和启明创投共事,第二年加入的周凌霏也是甘剑平老搭档了,当年进入启明正是甘剑平招进来的,与上述两位分别共事10年和6年时间。

两位投资老兵加一位80后新锐,各自拥有擅长领域,在代际上也有互补性。

二是渶策坚持小团队作战。上文提到,甘剑平并不崇尚覆盖打法,推测大概不会走规模化路线。决策和分配机制暂时无从得知,但小部队作战至少在组织结构上规避了“集中决策”和庞大压力。据悉,渶策的deal team日后也将维持在10人上下规模。

除了组织和打法,渶策还面临另一个挑战。单飞以来,甘剑平在美元市场的募资号召力不但没走弱,反而持续扩大,但反过来说,人民币募资暂时还没消息,也没宣过新基金。

所以可以推断的结论有三:第一,渶策定的标准高;第二,人民币市场沟通成本高;第三,我不信甘剑平不着急,但想必没有“那么着急”。

作为一名20多年投资生涯的投资人,他见识过真实的大周期。细数他现在对基金策略的想法,比如募大基金,组小团队,投B轮……这一整套思路,其实是一个有长期经验的人针对当下市场做出的反应,而且这些反应不是被动的,尤其前面提的小团队、投B轮,都带着明显的主动性。

这就是“非共识”,不是与所有人全然相反的策略,但细看每个小局部的逻辑都不太一样。

不好说这是代表“另一种先进”还是“另一种固化”,但成立渶策之后,甘剑平总在说,投资的黄金时代来了,他也在不断迈出舒适区——从大基金合伙人到单飞创办机构,从消费互联网到硬科技,想必下一步就是美元市场迈到人民币市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