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前海开源基金经理崔小龙 从冠军基金到倒数第三 只用了4天!新能源基金“锤”还能买吗?

万山红投资网 2022-01-11 08:54

只看分析师金麒麟的研究报告,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帮你挖掘潜在的主题机会!

原标题:硬核精选|从冠军基金到倒数第一,只需要4天!新能源基金“锤”还能买吗?

21世纪经济报道的庞华为报道

从基金冠军到最后一名需要多长时间?

2022年的答案是:4天。

2022年1月7日,新年第四个工作日,由去年基金收益第一、第二名得主崔管理的两只基金,前海开源沪港深非周期A ——和前海开源公用事业(去年冠军基金)——分别大幅下跌12.10%和11.65%,位列基金收益榜第一、第三低。

这不是个别现象。截至1月7日,43只主动权益类基金(A/C合并计算,下同)自2022年以来累计下跌超过10%。

全市场活跃权益类基金3684只,下跌基金3439只,占比93.35%;只有235只基金有正回报,占比6.38%,少数基金零回报或无数据。

在巢下,安已经产卵完毕。

去年基金收益榜TOP10,今年基金净值全部下跌。

今年年初,基金下跌不足为奇,但奇怪的是,去年基金收益榜TOP10基金的跌幅呈现明显分化。

一方面,今年第一周,去年的冠亚军基金——崔的前海开源公用事业暴跌11.65%,前海开源新经济A暴跌9.44%,而去年基金收益TOP10的长城产业轮换A也暴跌10.21%。

另一方面,去年基金收益榜TOP3-TOP10的基金仅下跌2%-5%。

也就是说,去年的优秀基金在市场大跌下开始呈现分化趋势,一部分暴跌,另一部分跌幅明显较小。

是什么原因导致去年重磅新能源和顺周期赛道的优秀基金,今年年初跌幅明显分化?新能源赛道值得继续吗?

新能源大回调

2022年的开始是一地鸡毛。

2022年,投资者和市民在年初几天经历了什么?

2022年1月1日新年愿望:我要赚大钱!

2022年1月4日新年愿望:我想要回我的书!

2022年1月5日新年决心:输得少就赢;

2022年1月6日新年愿望:我要努力工作,挣钱支持我的基金会;

2022年1月7日新年愿望:我想一天做五份工作赚钱养家。

a股4个交易日,主要指数连续4天下跌。创业板跌近6.8%,科创50跌6.63%,深成指跌超3.46%,上证综指表现相对较好,但也下跌了1.65%。

2022年市场从大市场转向中小市场,从新能源转向大金融,旋转速度越来越快。

去年,“最美”电力设备和新能源指数涨幅超过50%,但2022年仅4天就下跌了7.78%。

市值超千亿元的新能源和新能源汽车巨头,在今年第一周全部下跌,无一例外。1000亿元总市值从高到低的具体表现如下:

新能源:隆基-6.88%,阳光电源-12.00%,通威-6.36%,天合光能-14.83%,晶澳科技-8.65%,中国核电-10.48%,中环-9.60%,正泰-7.01%,福斯特-。

新能源汽车:当代安普瑞斯科技有限公司-8.18%,恩杰-9.78%,益威锂能-10.82%,汇川科技-3.22%,赣锋锂业-10.51%,天齐锂业-13.86%,先锋智能-9.24%,天赐材料-8.02%。

新年第一周,新能源ETF下跌8.98%,新能源汽车下跌8.46%。

股市大幅下跌时,全市场活跃权益类基金3684只,下跌基金3439只,占比93.35%。只有235只基金有正回报,占比6.38%,少数基金零回报或无数据。

(图表:2022年跌幅居前的基金)

去年,大部分优秀基金持有今年下跌的新能源和周期股重仓。

其中,去年的TOP10基金回报,全部

4.大成国企改革(汉创):去年营收94.76%,今年营收-5.17%;

5.广发多元(唐、杨东):去年营收89.03%,今年营收-2.94%;

6.大成新产业(汉创):去年营收88.25%,今年营收-5.06%;

7.大成瑞景A(汉创):去年营收84.19%,今年营收-4.78%;

8.中国工业景气度(钟帅):去年营收84.11%,今年营收-5.21%;

/p>

  9、交银趋势优先A(杨金金):去年收益81.45%,今年收益-2.13%;

  10长城行业轮动A(杨宇):去年收益80.99%,今年收益-10.21%;

  “画线派”基金一枝独秀

  不过,在开年市场的暴跌之中,部分“画线派”绩优基金,却成了一道亮色。

  去年绩优基金TOP10中,有3只基金今年跌幅较大,比如今年以来,截至1月7日,崔宸龙管理的去年收益排名第一的前海开源公用事业大跌11.65%,今年排名倒数第三;崔宸龙排名第二的前海开源新经济A大跌9.44%,杨宇管理的长城行业轮动A大跌10.21%。

  值得注意的是,其余7只去年绩优基金TOP10基金,跌幅在2%-6%之间,跌幅远远小于上述3只基金。

  为什么去年绩优基金会出现这种分化,背后原因是什么?

  记者比对了去年收益最好的TOP10基金的回撤,发现今年这7只跌幅较小的基金,去年的回撤也同样远远小于同行。

  2021年,上述7只基金的回撤控制在9%-12%之间,具体来看:

  宝盈优势产业A(肖肖,陈金伟)-11.59%、大成国企改革(韩创)-11.16%、广发多因子(唐晓斌,杨冬)-9.40%、大成新锐产业(韩创)-11.58%、大成睿景A(韩创)-11.77%、华夏行业景气(钟帅)-11.84%、交银趋势优先A(杨金金)-8.81%。

  它们是一类名为“画线派”的基金,就是说净值曲线像拿笔画出来的一样丝滑。

  而作为对比,今年回调较大的3只2021年的绩优基金,去年的回撤也较大,在19%-27%之间,具体来看:

  前海开源公用事业(崔宸龙)-26.79%、前海开源新经济A(崔宸龙)-24.91%、长城行业轮动A(杨宇)-19.34%。

  也就是说,去年回撤较大的基金,在今年开年4天极端行情下,回撤也比较大。而去年回撤较小的基金——画线派基金,今年回撤也同样较小。

  “画线派”基金的去年回撤仅在9%-12%,远低于崔宸龙管理的两只冠亚军27%25%的回撤。

  “画线派”基金表现,如果拿明星基金经理来作对比,就更加明显。顶流明星基金经理张坤、刘彦春、萧楠的代表基金回撤在30%以上,葛兰、胡昕炜的代表基金回撤在27%。

  不过,“画线派”基金的低回撤对应着高持仓换手率。

  上述7只今年回撤较小的基金去年上半年的持仓换手率在132%-326%之间,除去韩创管理的3只基金之外,其中5只基金的换手率在190%-243%之间。

  对照一下重仓消费的明星基金经理,2021年上半年,张坤的易方达蓝筹精的持仓换手率是60.01%,刘彦春的景顺长城鼎益的持仓换手率是59.44%,胡昕炜的汇添富消费行业的持仓换手率是50.05%,王宗合的鹏华消费优选的持仓换手率是34.40%,萧楠的易方达消费行业的持仓换手率是21.44%。

  也就是说,这些“画线派”基金的持仓换手率相当高,他们大多风格轮动,持仓分散,更有利于控制回撤。大多是交易型选手,一个特点就是不死扛,回撤控制的好。

  比如,肖肖,陈金伟管理的宝盈优势产业,主要投资于新能源和科技,但投资分散。2021年三季度末该基金最大重仓股奕瑞科技,占基金净值比仅为3.42%,所有十大重仓股占比都是三个点左右,合计占基金净值比为31.39%。

  2021年半年报显示,宝盈优势产业基金共持有56只股票,属于比较分散的持股结构。这种分散持股使得一只股票的进出对市值的影响很小,一只股票的涨跌对基金净值的影响也比较小,因而回撤小。

  与肖肖,陈金伟的宝盈优势产业A类似,唐晓斌,杨冬的广发多因子、钟帅的华夏行业景气、杨金金的交银趋势优先A,三只基金的持股也都比较分散,前十大重仓股三季度末占基金资产净值比分别为37.99%、34.07%、26.26%。

  此外,韩创的风格也是轮动。他管理的三只基金大成国企改革、大成新锐产业、大成睿景A,去年收益都进入了去年TOP10榜单,一人连中三元。这三只基金的持股集中度不低,前十大重仓股三季度末占基金资产净值比皆超过50%。

  韩创表示他的低回撤在于:“我一直认为个股的回撤控制好了,整个组合的回撤就能控制好。而个股的回撤则主要取决于选股框架,以及实操过程中买点和卖点的把握。组合管理方面,我会适当进行一些分散。”

  而与上述“画线派”基金相比,崔宸龙管理的基金年初回撤较大,可能与两大因素有关:

  一是投资集中在新能源,且持仓相对较集中——前十大重仓股占基金资产净值比,前海开源公用事业为55%、前海开源新经济A为67%;

  二、持仓换手率较“画线派”基金低,崔宸龙管理规模在2021年迅速扩大,规模较大对轮动风格也有一定影响,可能进一步降低换手率,就是当基金快速下跌时可能死扛。

  冠军魔咒再现

  尽管大家嘴里说着要“长期投资”,不过很多人实际行动中身体力行的还是追短期业绩。

  2021年的绩优基金规模都出现了爆涨。

  多只去年绩优基金2021年三季度末的规模较2021年年初增长超100亿元,比如:

  崔宸龙管理的前海开源公用事业增长161亿元;

  唐晓斌,杨冬管理的广发多因子增长了137亿元;

  韩创的大成新锐产业增长了122亿元;

  王睿,孙浩中管理的信诚新兴产业增长了101亿元。

  上述4只基金2021年年初时规模都仅是个位数。

  不过,追逐前一年的绩优基金是不是一个好选择?

  事实上,历史上有“冠军魔咒”说法。

  根据中欧基金统计,2015-2019年每年排名前10的股票型基金,观察它们在次年的收益表现。发现前一年排名靠前的基金,在下一年表现并没有继续出色。

  在统计的5年区间内,累计50只当年排名前10的基金,仅有3只能在次年能继续排名在前10,占比仅6%!而大多数当年排名靠前的基金,业绩很难在下一年维持。

  除2018年大跌的年份外(当年权益类基金几乎全军负收益),2016年、2017年、2019年、2020年排名靠前的基金,都是重仓当年大涨的行业,踩中了当年的市场风口,比如2016年和2017年的食品饮料、2019年的电子、2020年的电气设备。

  中欧基金结论是,除了消费医药等长牛行业以外,大多数行业都有非常明显的周期成长性,持仓集中,如果不在风口,业绩很难持续优秀。

  新能源还香吗?

  近期,新能源整个板块快速回调,去年一骑绝尘的新能源赛道在2022年还能持续辉煌吗?

  1月7日,崔宸龙表示,从开年第一周的情况看,新能源板块在基本面优异的情况下,行业整体出现了较大下跌,杀估值已经是事实。

  但崔宸龙认为2022年新能源各个细分板块的增长迅速且确定性极高,在国家“碳达峰,碳中和”的整体指导下,预计新能源行业还会持续稳定增长。市场短期的波动并不影响产业的发展情况,产业景气度依然维持高水平,很多产品供不应求,潜在需求巨大。目前的回调是市场的正常波动,和基本面关系不大,基于长期基本面情况,依然坚定看好新能源行业的投资机遇。

  对于新能源大跌背后的“新能源补贴退坡30%”政策,崔宸龙表示,补贴的退坡是每年都会发生的事情,目前新能源车的补贴绝对数额已经不大,因此预计退坡对于整体需求的影响有限。

  崔宸龙指出,新能源车销量的暴增主要来自于产品力的快速提升,未来大家会看到电动车的迭代速度会进一步提升,远超过燃油车时代,预计未来的需求大概率会持续。

  对于新能源板块估值过高的担忧,崔宸龙表示,新能源车的潜在需求巨大,优势产品持续供不应求,同时根据远期空间判断,目前的新能源车渗透率依然较低,未来潜力巨大。在当前阶段讨论价格为时过早。

  那么,现在是布局新能源产业链相关基金的好时机吗?

  崔宸龙表示,从长期投资的角度,布局新能源最好的时机一个是过去,另一个就是现在。对于普通基民而言,最大的风险不是投资新能源本身,而是自身投资资金的性质和投资周期是否能够和新能源基金的性质进行匹配。

  崔宸龙提醒,广大的基民在投资新能源基金以前,一定要充分的认识到新能源基金作为单赛道的基金,其波动性一般较大,同时产业的变化较多较快,因此可以进行长周期投资的闲钱比较适合购买波动较大的新能源基金。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认为2022年A股的投资主线有两条。一个是大消费;另一个是新能源。

  杨德龙认为,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是大势所趋,我国实现双碳目标的时间是2030年实现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这也就意味着未来几十年我们都要为实现碳减排而努力。

  但杨德龙认为,由于去年新能源涨幅过大,所以估值分歧加大,一开年新能源板块即出现连续回调,不过机会是跌出来的,这些优质的行业龙头可能又产生了一个底部配置的机会。新能源内部也会出现分化,一些真正能够释放出业绩,具备行业竞争力的优质龙头公司将会迎来好的表现,而一些炒概念的股票可能会出现比较大的下跌。在做配置方面,我们还是要坚持价值投资,抓住基本面好的龙头股来进行配置。

  近日,韩创也表示,新能源行业是长期方向。不过,现在这个“超强赛道”也积聚了较多投资者,交易比较拥挤,2022年选择个股的重要性提升。这一板块前两年持续上涨主要因为新能源是高景气度板块,受到了市场追逐。不过,追逐景气度也是有限度的,市场不可能无限放大景气度这个单一因子。而且很多环节的竞争格局在快速恶化,但股价并没有在这方面做出足够体现,所以风险没有释放完毕。但新能源是大势所趋,如果2022年有调整或带来较好布局机遇。

  国投瑞银基金经理施成认为,从中长期视角来看,不管是新能源汽车,还是整个泛新能源行业,还有很长的发展期且发展势头很好,但也会有细分赛道的切换。

  施成看好新能源的上游行业,其认为,由于上游资源短缺可能继续持续到2025年,因此利润会向上游集中,上游是更好的投资标的。目前新能源行业主要矛盾在于产能的供给,而不是需求,产业链的利润分配会逐渐向上游转移,资源和化工将有较大的机会。

  (作者:庞华玮 编辑:巫燕玲)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jijintouzilicai/9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