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已经严重拖欠美元债务的凯撒如何重组巨额债务?

万山红投资网 2021-12-21 09:14

观点网12月20日上午,停摆多日的凯撒官方正式接受离岸债务违约的消息。

据凯撒披露,公司2021年发行的6.5%优先票据于12月7日到期,当日未支付本息4.129亿美元。2023年到期的11.95%的优先票据和2025年到期的11.7%的优先票据分别需要在11月12日和11月11日支付利息共计8837.63万美元,但宽限期届满仍未支付。

近一个月前,凯撒开始交换报价,并同意索要到期债务,但该计划因缺乏吸引力而未得到海外债权人的批准。凯撒高级票据持有人的金融咨询公司反过来提供了一个融资方案,但也没有得到凯撒管理层的首肯。

因此,双方陷入了谈判的拉锯战,使债务构成实质性违约。一位投资银行家向新媒体透露,双方仍在积极沟通。

凯撒的管理层可能不得不抓紧时间,因为其剩余的海外债务将很快对其造成压力。2026年到期的11.65%优先票据将于12月1日付息,目前仍处于30天宽限期。违约的美元债券会引发交叉违约,如果剩余债券持有人中至少有25%提出要求,这些债券需要立即到期偿还。

截至公告日,除去上述4亿美元到期债务,凯撒剩余离岸债务约为117.8亿美元。凯撒表示,计划在此基础上实施全面的债务重组计划。它上一次面对黑暗是在2015年。从违约到重组计划的完成和实施,历时15个月。

债务最高

凯撒是离岸债务最多的房地产企业之一。除了12月7日到期的4亿美元债务外,公司还将面临明年到期的巨额债务。

据DM债查数据显示,凯撒共有17只离岸债券在流通,存续规模近118亿美元,平均利率约10.48%。其中,一年内到期债券约6只,到期规模33.97亿美元。最快到期的是明年4月5.5亿美元的票据。

即使只计算利息,粗略估计,仅凯撒每年的离岸债券利息就高达12.34亿美元,按现行汇率计算,超过78亿人民币。去年,凯撒返乡的净利润只有54.47亿元,可见利用高息贷款煽动发展的风险。

来源:DM债查,意见指数排序。

一旦高息贷款模式遇到房价滞涨、房子滞销,很容易对企业形成反咬效应。12月7日到期的凯撒美元债是今年下半年最大的离岸债券,但由于销售疲软、担保公司金恒理财产品违约、公司评级下调,已经陷入“短期流动性问题”。

11月25日晚,凯撒发出换股要约,同意索要2021年到期的6.5%优先票据本金4亿美元。提供的条件包括支付2.5%的现金和资本化利息,将票据延期一年半,以及不增加额外信用。由于最终接受率低于95%,12月3日换股要约无效。

同时,据媒体报道,凯撒离岸债券持有人委托金融咨询公司Lazard于11月30日向郭英成提出新的重组方案。该计划不仅同意延长凯撒的债务,还提供了高达36亿美元的额外资金来支持旧的改革业务。然而,它要求25%至30%的收益率,以凯撒美的和星岛(01105.HK)集团等资产作为抵押。

拉扎尔德提议的重组计划没有吸引凯撒的管理层。12月10日,市场已经传言凯撒可能会拒绝。到目前为止,双方还没有达成协议。一位香港投资者告诉观点地产新媒体,按照郭的性格,他不太可能接受债权人提出的建议。

截至12月20日,凯撒已支付2021年到期的6.5%优先票据的本金和利息4.129亿美元;同时,2023年到期的11.95%优先票据和2025年到期的11.7%优先票据的宽限期已过,相应利息8837.63万美元尚未支付。

在得知凯撒未能偿还4亿美元债务后,惠誉警告称,这引发了该公司其他美元票据的违约,导致如果其他美元票据的受托人或持有人要求至少25%的债券本金总额,债券应立即到期偿还。

至少到目前为止,凯撒还没有收到任何债权人加快还款的通知。然而,市场信心仍然受到影响。12月20日复牌当天,凯撒股市收跌14.13%,盘中一度触及0.79港元的52周低点。

重组问题

凯撒优先票据的未偿金额目前约为117.8亿美元。该公司表示,已与债权人代表商讨,为尚未偿还的优先票据制定全面的债务重组计划。

据媒体报道,Lazard过去一个礼拜向佳兆业新提供了重组选项,包括新增收购佳兆业在内地的不良银行贷款,提供过桥贷款等。

一位投行人士对观点地产新媒体透露,两边还在积极沟通,但他并未详细告知谈判进度。佳兆业方面亦没有回应相关评论请求。

佳兆业此前提及,其所探讨的切实可行方案包括但不限于重续及延长借款以及出售资产。自11月以来,佳兆业先后出售香港屯门地块、启德地块,在内地也退出了诸如深圳市佳兆业新秀城市更新有限公司等业务平台。

旧改是佳兆业深耕的领域,为了消化危机它曾计划处置大本营深圳的18个项目,包括面积39万平方米的南山东角头旧改地块,以及面积9.85万平方米的福田东山小区旧改,资产包权益货值共818亿元,对应融资余额达203.83亿元;后来处置项目数量还增加至25个。

但至今佳兆业仍未能成功出售深圳的项目。深圳某房企曾洽谈过佳兆业的项目,该公司人士对观点地产新媒体表示,收并购的核心不在于资金,它需要考虑项目的负债,以及背后还有哪些坑等等因素。

销售层面同样陷入挣扎,佳兆业11月公布销售(权益部分)仅10.06亿元,环比下跌88%,该公司预计潜在物业买家的信心于12月仍受挫。销售疲软叠加预售资金严格监管,佳兆业几乎难以通过销售回款缓解现金流紧张。

因此,全面债务重组是佳兆业最重要的出路。华泰证券指,在违约处置方面,中资美元债市场有较为成熟的自主协商重组机制,债务债权人可自主协商进行债券置换、展期、债转股及条款变更等,有利于债务人压力缓解、经营好转,进而提高债务偿还率。

有意思的是,佳兆业曾于2015年债务重组时聘请华利安为财务顾问,如今华利安同样将对佳兆业的资金结构、流动性等评估并探讨解决方案。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

2015年4月,佳兆业宣布未能支付到期高级票据,构成实质违约。此后佳兆业多次提出债务重组方案,并经过长期谈判,于2016年7月完成并实施最终方案。

当时佳兆业提供三种置换方案,以供债权人选择其一:包括置换新债券+或然价值权,按1:1的比例置换成新的债券,同时获得名义价值等于新票据本金总额7%的或然价值权;按照1:1.02598的比例置换成新的债券;按照1:1的比例置换成新可交债。此外,还承诺每年提高现金票息支付比例。

与六年前相比,佳兆业最新的债务重组环境则增加了不少难度。

比如2016年佳兆业重组高达650亿元人民币的债务时,境外债包括债券、银行贷款仅约26.3亿美元,剩余接近480亿元境内债得到了中信、信达等资金方支持;这次违约的触发点是自身资金链紧张,地产景气度亦远不如2016-2018年,严重削弱企业经营恢复能力。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jinrongtouzilicai/2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