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互宝宣布关闭 网络互助行业集体落幕

万山红投资网 2021-12-31 09:14

文金融

在过去的十年里,网络互助在特定的时代发挥了它的价值。网络互助退出历史舞台不是哪个公司的问题,而是行业发展的必然。

“十年生死。”苏轼用来悼念亡妻的话,现在用来形容网络互助行业,也很贴切。

12月28日,相互宝发布停工运营通知。到2022年1月28日24时,中国主流网络互助平台将全部关停。经过中国十年的网络互助,谢幕在即。

在过去的十年里,网络互助在特定的时代发挥了它的价值。随着我国保险业的不断发展,产品的完善,监管的收紧,人们保险意识的提高等趋势,以及信息不对称、道德风险等问题的出现,网络互助退出历史舞台已经不是哪个公司的问题,而是行业发展的必然。

相比网络互助平台,更值得关注的是,作为最大的网络互助平台,相互宝是否会停止运营,会不会对目前的用户产生影响?申请了互助但没有得到的用户还能得到救命钱吗?如果他们将来需要帮助,应该怎么办?

针对以上问题,相互宝给出了比较诚恳的解决方案。

网络互助的兴衰

在互联网时代到来之前,互助组织广泛存在于民间,为无力或不愿购买商业保险的人提供了额外的保障。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地域限制被打破,为无数小型互助组织相互联系提供了条件。

2011年,为解决癌症医疗费用而成立的互助保险公社(后更名为“抗癌公社”)开启了我国网络互助发展的时代,也因此备受关注。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建立了数百个自称在线互助的平台。

橙云服务联合创始人谢平川认为,线上互助的出现具有时代价值:“当年互助计划的兴起帮助了很多互联网人认识到风险和风险管理,但由于个人消费能力有限,他们大多选择参加互助计划作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后的第一个风险管理保障。”

网络互助以数据为支撑,为人们提供保险意识启蒙。2019年底,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对4.2万名互宝会员进行了调查,发现51.5%的会员在加入互宝后会考虑购买保险以增强保障。在非互宝用户中,这个比例只有20%左右。

当然,行业早期的野蛮增长不可避免地催生了一些乱象,比如资金池、刚性支付承诺等问题,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2016年至2017年,相关部门对网络互助平台进行专项整治,网络互助平台数量从高峰时期的300多个减少到只有7个。只有那些体量相对较大、操作相对规范的平台,比如水滴互助、轻松互助等存活了下来。

2018年底,蚂蚁集团推出的互宝、低门槛、无资金池、“先保障、后分享”的模式吸引了大量有保障需求的人群,用户快速增长,让美团、360、百度、新浪等互联网巨头看到了新的流量入口,纷纷入场。巨头们的进入推动了行业的快速迭代和产品的不断创新,带来了行业发展的又一次小高潮。

同时,巨头们为了提升竞争力,都选择在初期注入补贴,让每个用户在每个时期的分成金额低至几毛钱,相当于一年不到10元,获得十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的保障。

这种做法现在看来有扰乱市场的嫌疑,同时也为后续的发展埋下了隐患。当补贴逐渐减少,每期金额逐渐增加,网络互助是否处于“死亡螺旋”(即由于信息不对称,更多容易生病的人加入网络互助,推高成本,相对健康的人离开,形成恶性循环)时,疑虑开始出现。

此外,监管对网络互助的态度也逐渐明朗。谢平川分析,仅今年一年,国家就出台了多项针对互联网保险业务合规的严格规定和措施,如《关于进一步规范保险机构互联网人身保险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互联网及保险相关业务合规等,在短时间内得到了较大提升。

迟迟未纳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监管范围,网络互助本身的合规问题也无法解决。它已经进入了一个恶性发展的轨道,商业模式本身也行不通.在各种质疑之下,很多人认为网络互助的形式本身就是“错误”的,被制止不仅仅是监管下的大势所趋,更是行业发展和特定公司发展的必然结果。

然而,一位互助保险的高级研究员告诉卢九金融,他的观点略有不同。他认为,大部分人是从平台管理的角度考虑,很少有人从用户的角度考虑。现在可以说互联网上没有比互助更高性价比的产品了。一旦这种形式消失,大量用户将失去危重病保障。

事实上,近两年来,国家充分考虑了基本医疗保险之外的公众需求,各地政府纷纷牵头或引导推出“惠民保”。国务院也出台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健全重特大疾病医疗保险和救助制度的意见》等文件,政府背书,门槛较低,对网络互助起到很强的替代作用。

正如曾经在网络互助工作的肖克(化名)评论的:“不必遗憾也不用感伤,网络互助已经完成了它阶段性的历史使命,向数亿人推广普及了保障意识,培养了大量的线上保险消费人群,倒逼保险产品创新,推动保险行业线上化进程。”

过渡期安排和后续保障

目前,相互宝仍有7500万成员,该如何平稳退出,依然是关乎社会稳定的大事。

从相互宝的公告中可以看到,相互宝为其成员提供了相对完善的过渡期安排和后续保障。

我们一条条来看:

第一,相互宝关停前,还需为7500万用户付三次分摊金,全部由平台承担;按照12月第二期分摊金约5.6亿估算,在这一项上,相互宝平台就至少要掏出16亿的成本。

第二,相互宝停止运行后,符合互助规则的重病成员,依然可以在规定期限内申请互助,同样由相互宝平台承担费用。这个窗口期,相互宝留的是180天,已经是行业里最长的申请时间周期,对于要报案的患病成员来说,还是比较充裕的。按照相互宝平均一个月的新增报案量来估算,平台方应该还要承担大概10亿。

第三,对于有延续保障需求的成员,相互宝也提供了自主选择全新保障方案的选项。之前,相互宝的《2020年网络互助行业白皮书》里提到过一组数据,68%的会员完全没有商业保险,72%的会员分布在三线以下城市。另据相互宝数据,相互宝的所有成员中,约6成来自三线及以下区域,来自农村和县城的成员占到了三分之一。

由此可见,相互宝的成员是非常下沉的,当中相当数量的人,相互宝是他们唯一的重疾保障。相互宝要关停,这部分人的重疾保障就要中断了。因此,提供低门槛的替代选择就非常有必要。从页面信息看,成员要是转相关的保险,不用重新计算等待期,不用重新健康告知,还有3个月的免费期。如果7500万人中能有1000万人转投商业保险,这部分免费期的成本估计也要4亿左右。

根据上述政策粗略估算,相互宝平台方为关停要掏的钱,可能高达30亿元,足见平台妥善处置后续的诚意。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jinrongtouzilicai/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