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两难的共同宝藏教会了蚂蚁什么?

万山红投资网 2022-01-04 09:16

原始燃烧尺寸(ID:chaintruth)

燃烧金融产品

作者|冯晓婷赵晨曦

编辑|邓

“相互宝将于2022年1月28日停止运营。”2021年12月28日,在线互助平台相互宝向外国官员宣布了停工计划。

这个消息一经发出,就像一块巨大的石头扔进水里,激起了上千波舆论。有的用户认为自己“这几年白交了所有的钱”;有用户吐槽自己被拒赔的经历;有些用户觉得很遗憾,以后买不到这么便宜的大病防护产品。也有曾经的互宝领取者在网上互致谢意,与吐槽互宝的网友进行“辩论”。

仍然有很多用户说他们对此没有太多的了解。相互珍惜往往只是他们保险保障的一部分,顺便互相帮助。

2018年选择加入互宝在线的陈林,是一个非常有保险意识的人。除了互宝,我还为自己和家人买了十几种保险,包括大病保险、意外保险、大病医疗保险、财产安全保险、人寿保险等。并且每年在保险上花费几万块钱。

她直言相比较其他保险,互惠互利太划算了。“近年来,我们在相互宝上为自己和家人分摊的费用不到500元,每年一个人要交5000多元的大病保险。对我来说,相互宝是一种补充保险,多一份保障多一份保障。停工的消息出来后,我觉得很可惜。至于过去交的钱,就跟买个安心一样。毕竟意外险年年交,年年到期。”

其实宝藏的相互关闭早就有了伏笔。2021年5月,有传言称“共同宝藏俱乐部将于2021年6月11日关闭”。但有媒体估计,根据互宝的关停计划、第三期缴费跟进案例、节约成本、会员转保险三项措施,互宝为此需支付的关停费用约为30亿元,已远超其近三年收到的管理费。

易观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陈茂川对福彩表示,相互宝的主要问题在于风险和合规,关停原因有两个。“第一,政策层面。网络互助,如互宝,具有保险性质,但一直处于监管盲区。在当前的金融政策层面,风险控制一直是金融服务,尤其是与互联网相关的金融服务的重中之重。“创新型”金融业务必须合规监管,才能健康发展;二是在运营层面,这类网络互助产品的加入条件相对宽松,可持续经营存在逆向选择风险和不确定性。”

虽然互助保险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作为居民健康保险的补充力量,但它在本质上仍然与商业健康保险有很大不同。互助模式是每月按实际救助人数分享共同基金,无需提前支付。初衷是让有大病保障需求的人,团结起来,互相帮助,共同抵御大病风险。

可以说这是一款带有“乌托邦美”色彩的产品。但正如李大钊老师在《觉醒年代》剧中所说,“互助理论根本不是科学理论。”互助计划帮不了现实的考验,互宝也逃不出困境。

“两难”的共同宝藏

这种“自发光”产品曾经是蚂蚁的“明星产品”。互助宝自2018年上线以来,一直是网络互助平台中的绝对“掌门人”,用户数量屡创佳绩。上线第9天用户数突破1000万大关,一年用户数突破1亿大关。在成长的过程中,也有不断的纷争。

造成这种麻烦的主要原因是救援人员数量的大幅增加和捐款金额的不断上升。很多网友无法理解原因,还是接受涨价。

“互助宝刚上线的时候我就加入了。前两个月是0股,后来我开始一个月分几毛钱,逐渐涨到几毛钱。2019年12月,我看到的时候,分摊的金额是几块钱。”前互宝用户牛本本表示,2020年初选择退出互宝,是因为对分摊金额增加不满。

像牛本本这样退出互宝的用户不在少数。目前,共有宝的参与人数只有7500万,比峰值减少了2000多万。

缴费增加的核心原因在于等待期制度和大量重疾的规律。根据医疗统计和保险理赔经验,出现大病的概率是一定的。人口越多,严重疾病的概率越稳定。因此,对于像互宝这样拥有数千万甚至上亿用户的互助社区来说,根据

重疾发生率,每天都会有上百人被诊断出重疾。这是概率问题,并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而且,由于相互宝保障范围广,覆盖100种重疾,因此每天被确诊重疾的人数可能会比预测的更多。

但是,因为相互宝和重疾险一样,有90天的等待期制度。所有用户在前三个月都处于等待期中,这期间患上大病是不符合互助规则的,有带病加入的嫌疑。因此,相互宝前几个月需要救助的人数非常少,只有少数因为意外导致重疾的成员才符合互助规则。对应地,相互宝前几个月的分摊金是0或者只是几分钱。而四五个月后,几千万成员都度过了等待期,患病的成员开始符合互助规则,所以救助人数就开始直线上升,分摊金也直线上升。

按照相互宝现在7500万人的规模计算,其一期救助的人大概是3500人,一个月相当于是7000人。按照人数乘以12个月测算,其社群的重疾发生率大概为0.11%。

而中国人身保险业重大疾病经验发生率表(2006-2010)显示,30岁女性发生25种重大疾病的概率是0.099%,30岁男性是0.95%。考虑到相互宝的成员平均年龄也在30岁左右,其整体重疾发生概率,和保险业的统计数据接近,完全符合大数规律。

但普罗大众很难理解这么专业的原因。虽然相互宝也曾对外公告做过解释和澄清,但从网友评论看,效果并不好。

此前,相互宝在2019年和2020年都承诺了“个人年度分摊封顶188元”。实际上,相互宝2019年、2020年、2021年三年的分摊金价格分别为29元、90.56元和160元。虽然还未触及188元的价格上线,但2000万用户依旧因为贵而选择退出。

除了分摊金额不断上涨,社交平台上曝出的一些“拒赔”案例也让一些用户生疑。

帮用户理赔过相互宝的大童保险服务高级DRM咨询师郭丽霞告诉燃财经,相互宝理赔所需要的手续和正常的商业保险的手续差不多,经过完整的调查最后都能成功结案,“其他拒赔的案例,原因有很多,大部分都是不符合健康告知。”同时郭丽霞也表示,“据我接触过的相互宝调查员而言,他们确实会一家家走医院去调查核实。”

一方面,相互宝作为互助计划,根据随收即付制度,成功理赔的钱是所有成员一起承担的,赔付人数越多分摊金额也越高;另一方面,相互宝通过案件调查审核出具结论,当互助申请人对结果有异议时,还可以主动发起赔审团。但标准严格执行之下,自然也会滋生拒赔用户的不满情绪。

就这样,相互宝在实际管理过程中逐渐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一方面是被部分用户骂贵,认为相互宝“滥赔”,另一方面是被患病成员骂“审核太严”、“拒赔”。

相互宝的“教训”

相互宝的前身为“相互保”,2018年10月由支付宝和信美人寿共同发起,最初的设定是一款团体重疾险,但不到两个月便被银保监会紧急叫停,随后信美人寿退出,“相互宝”正式登场。而因信美人寿退出后不再具有保险性质的相互宝,其定位也由此变成了网络互助平台。

但更名后的相互宝,作为一款网络互助产品,变成了没有监管的产品。

2020年9月,中国银保监会某部分发文称要把网络互助平台纳入监管,“网络互助平台,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但目前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但迄今为止,还暂未见具体措施出台。

2021年,网络互助迎来了一波关停潮。据统计,仅在2021年就有10个网络互助平台宣布关闭,其中不乏大厂展开的网络互助平台,例如美团互助、滴滴互助、轻松互助、水滴互助等。

2021年4月,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在谈及网络互助关停潮时表示,一方面要看到网络互助的正面作用,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其潜在的风险。肖远企指出,网络互助需规范化发展。“是慈善就归于慈善,如果打着互助旗号从事金融业、保险业,就偏离了互助的本质,需要纠正。所有的金融活动都必须要‘有证驾驶’。”

但实际上,监管部门并未对网络互助行业实行牌照制。因此,整个网络互助行业都无法实现“有证驾驶”。因此,监管不明确的网络互助行业,都无法走远,主动关停退出是唯一选择。

与此同时,网络互助并不赚钱,关停也可能是中途止损之举。

相互宝抽取管理费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管理费为当期分摊金额的8%。管理费用于案件调查审核、日常运营维护、技术、客服等成本,以保证计划持续运作。业内人士表示,8%的管理费其实并不高,甚至比慈善组织的管理费还要低。

依据《慈善法》规定,我国慈善组织的年度管理费用是不得超过当年总支出的百分之十。而国内保险公司平均管理费用则远高于8%这一比例,一般在30%左右。

相互宝教会了蚂蚁什么?

关停的相互宝,对于蚂蚁集团来说,是一场价值百亿的“保障教育实验”。在这场实验里,相互宝教会了蚂蚁什么?

一是,保险的用户教育难度大。

目前中国内地市场保险在总人口中的渗透不足,保费增长与持续扩大的GDP规模相比仍然局限。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保险用户需求趋势洞察报告》显示,与国外相比,中国内地市场保险深度、密度均处于较低水平。截至2020年,中国内地市场保险密度为465美元,不到美国保险密度的10%,与世界大部分保险发达地区相比差距较大。保险深度方面, 2019年美国保险深度达11.4%,发达国家保险深度众数水平为10%,超过当前中国内地保险深度1倍。

保险渗透率不足,拥有保险意识的群体也是少之又少,随之导致的便是保险的用户教育难度大。相互宝被用户吐槽分摊金越来越贵也证明了这一点。等待期、重疾发生率、理赔等专业知识,对大众来说门槛过高。郭丽霞对此也表示,“加入相互宝的成员也分为两部分,一类是有保险意识,一类是没有保险意识。有保险意识的用户,他们不仅会配置商业保险,也会加入相互宝;另外一部分则是因为不知道商业保险和相互宝的区别,单纯看中了相互宝价格便宜。”

二是,尽量别碰把自己放在用户对立面的产品模式。

相互宝上线的3年时间里,始终处于争议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相互宝身处一个尴尬的两难之境。一方面,无论是保险还是互助,只要有规则,必然会产生拒赔,而拒赔就会让自己和用户站到对立面。

另一方面,即便能按规则开展理赔,但帮助到的用户越多,用户分摊的金额就会升高,未生病的成员就会抗议分摊金贵。平台虽然在其中按规审核,但会用户侧不可避免陷入“两头不讨好”的处境。

三是,用户心理的预期管理很重要。

事实证明,相互宝的产品运营没有管理好用户预期。相互宝一开始分摊金额是几分钱,所以用户都觉得便宜,以至于后来涨到几毛钱、几块钱,就被骂贵。即使放到2021年来看,相互宝的价格依旧很便宜,2021年0-59岁的用户的分摊金只有160元。客观地说,相互宝的价格相比保险依旧很便宜,但由于官方没有做好用户预期管理,导致用户在心理上觉得贵。

四是,不要做监管不明确的业务。

在金融领域,一项业务发展再快、再受欢迎,但没有明确监管,就等于存在巨大不确定性。未来蚂蚁集团如果有其他的创新业务出现,必定会将监管明确作为先决条件。在明确监管指导下开展业务,才能走得更快更稳。

从这个角度来看,相互宝的短暂存在,对蚂蚁来说也是价值不菲的一课。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内文配图均来源于微博@相互宝。文中陈琳、牛犇犇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jinrongtouzilicai/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