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wshax.com

有什么好兼职

有什么好兼职-阿斯达克

文|张梦依

编|陆佳

有什么好兼职-公务员体检复检

“小呀嘛小儿郎,读书就用读书郎”,“今天用了读书郎,将来必成状元郎”,提起读书郎,这些耳熟能详的广告词就萦绕在客户耳边。

今年4月递交的招股书失效后,近日读书郎再次向港交所递表,计划在主板上市,中信建投国际和麦格理担任联席保荐人。

现如今22岁高龄的读书郎,一直在教育硬件领域保持领先地位,其推出的点读机、学生平板是无数人童年的回忆。这家卖硬件为主的公司也曾试图转型K12在线教育赛道,但伴随着教育双减政策落地,转型不告而终。而其一直深耕的教育硬件赛道,也越来越内卷了。

有什么好兼职-冲高回落

创始人出身于小霸王,曾与段永平共事

读书郎的前身是学习机鼻祖小霸王。小霸王公司成立于1987年,彼时小霸王经营不善,亏损达到200万元,直到1987年段永平接手,担任厂长一职,这家没落的公司才得以东山再起。1991年小霸王投入40万元在央视播出广告,后又研发出第一代小霸王电脑学习机,到1994年时,小霸王销售额已经超过了4亿元,占据国内80%市场份额,到1995年时,销售额飙升至10亿元。

当时的小霸王可谓卧虎藏龙,除了被誉为“打工皇帝”、“中国版巴菲特”的段永平外,还有后来的OPPO CEO陈明永、Vivo创始人沈炜、金立创始人刘国荣、深爱创始人胡海等,而时任小霸王市场副总经理的陈智勇,在和领导段永平共事8年后,一手创办了读书郎。

1995年7月,段永平离开小霸王公司创办步步高,卖起了步步高点读机和小天才。四年以后,陈智勇拉上了小霸王计调部部长秦曙光,同样扎进教育硬件行业,开了一家名为读书郎的公司,主要生产学生电脑和点读机。

2004年读书郎推出第一代F4点读机,第一代P4学生电脑,在2013年推出第一代G3学生平板,随后平板电脑取代点读机,成为读书郎营收主要来源。在前瞻产业研究院的2021年热门学习机型号排名中,读书郎的C15学习机仍保持第二名的高名次。

推陈出新的同时,读书郎还十分擅长营销,近年来先后找来高俊杰、吴磊、华晨宇等明星代言,2019年,读书郎还请到刚和娃哈哈解约的王力宏,签约为全新代言人。在过硬的产品和精准的宣传策略下,读书郎一直维持着教育硬件领域的领先地位。

据国际数据公司(IDC)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学生平板电脑市场出货量约122万台,同比下滑22.1%,市场份额排名前五的厂商依次是步步高、读书郎、优学派、小霸王与快易典。

同时,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2020年读书郎在中国的智能学习设备服务供应商中排名第二,按照设备出货量计算,读书郎在中国的智能学习设备服务供应商中排名第五。

发展至今,读书郎已经不再是一家售卖智能学习设备的公司,其业务涉及教育平板、智慧课堂、可穿戴产品、智能硬件四大板块。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读书郎实现的收入依次为6.32亿元、6.7亿元、7.34亿元,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27亿元、0.69亿元、0.92亿元。其中,平板设备对应的收入依次为3.9亿元、4.48亿元、5.51亿元,占收入的比重由2018年的74%上升至2020年的90.6%。

2021年上半年以来,读书郎实现的收入和利润分别为3.15亿元、0.2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9.77%、-30%。

转型在线教育不顺,硬件赛道劲敌重重

近年来,在线教育赛道发展迅猛,站上资本风口,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中国K2校外教育科技服务市场规模由2016您的208亿元增加至2020年的1456亿元,预计2025年可达6782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36%。

读书郎自然不甘心错过这一风口,2017年时,读书郎便组建了教育研究院,上线双师直播课,推出教学一体化系统和智慧课堂解决方案,还将企业名称由“读书郎电子有限公司”改为“读书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从提供硬件的供应商向K12在线一体化教育服务供货商转型。

然而,在拥挤的在线教育赛道,读书郎的声量并不大。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读书郎智慧课堂解决方案收入分别为451.6万元、816.3万元和2229.3万元,对营业收入贡献的比例仅为0.7%、1.2%、3.1%,转型还未见成效,在线教育便遭遇前所未有的双减监管政策。

读书郎的转型之路被迫终结,在近日披露的招股书中,读书郎再次将自己定义为“中国的智能学习设备服务供应商,专注于为中国的中小学生、家长及学校教师设计、开发、制造和销售各种嵌入全面数字化教辅资源的智能学习设备。”

但重新回归智能学习硬件的读书朗,面临的不仅仅有硬件创新难题,还有越来越卷的硬件赛道。

比如2021年8月,作业帮宣布将推出智能台灯,并表示已启动平板项目。同样,好未来、新东方也在筹备智能台灯、智能写字板产品。另外,今年7月29日,网易有道还宣布与华为合作,发布新款教育智能硬件产品“华为智选有道智能词典”,将智能学习硬件作为自己的转型方向。

除此之外,读书郎还面临着老对手小霸王、优学派,以及科技大厂、手机厂商们的激烈竞争,可以想象,硬件这片市场注定不会平静,读书郎能否继续保持领先,笑到最后,还未可知。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