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谁在增持,谁又在悄悄减持自己的基金?

万山红投资网 2022-04-30 08:27

作者:芒小格

来源:韭圈儿

文章已获授权

我们常常把A股和男足联系在一起。

投资和竞技体育一样,涨跌和输赢就摆在那里,成绩差就是原罪。

赚钱的时候都和和气气,但亏钱了,什么问题都跑出来。

今年以来,基民吐槽比较多的一点,就聚焦在基金经理悄悄地赎回了自己的基金。

自购的时候音量很大,赎回的时候不声不响。虽然符合证监会规定,但还是希望后面能改改,基金公司或者基金经理赎回自己的基金要提前公告。

也好在市场狂热的时候,给大家泼点冷水。

自购规模排行榜

目前,我们唯一能知道基金公司高管及基金经理自购情况的数据来源于基金的中报和年报。

大家呼声比较大,我们前段时间就上线了自购排行榜,还标识了增减持情况。

另外你还能看到基金公司高管自购排行榜以及基金公司自购排行榜。

除了榜单,你在单只基金的详情里,下拉到基金白话的部分,如果自购了,都会写出来有多少。

谁在减仓

为了更好地给大家盘点一下,我就让公司的程序猿大哥帮我拉了一份整体的数据。

2021年年报公布后,哪些基金经理在去年赎回了自己的基金?

限于基金经理持有份额超过100万份后,我们无法看到其加减仓。

但是如果持有份额降至100万以下,我们仍能发现不少基金在去年下半年减仓了。

数据截至2021/12/31,不代表今年操作

减仓的百亿基金有2只,包括中欧时代先锋A和兴全新视野。

但这容易理解。

因为管理它们的周应波和董承非在去年年前就卸任或离职了。

除了之前讲过的袁芳,杨锐文、盛丰衍2位基金经理也减持了自己的基金。

不过,我对他们的减持,持中性态度。

先说杨锐文,虽然减持了成长领航,但是仍持有了自己管理的5只基金,且份额不低。

在前不久的路演中,杨锐文讲到,除了必要的生活费用,已几乎满仓他自己管理的基金。

这句话,我是相信的。

数据截至2021/12/31,不代表今年操作

再说盛丰衍,在减仓西部利得量化成长的同时,去年9月也实行了限购,与基民共进退。

限购1024元,彼时也被业内解读为理工男的浪漫。

更多人在加仓

虽然减持基金的基金经理不少,但增持基金的基金经理更多。

截至2021年年末,光是自购份额增持至超过100万份的基金就多达89只。

更多的基金经理,在下跌时跟我们是一路同行。

如创金合信文娱媒体A,基金规模仅剩1200万元,份额约1300万份,而基金经理陆迪持有份额就超过100万。

当看到这份数据,说基金经理都是只拿钱不干事,我是不认同的。

数据截至2021/12/31,不代表今年操作

更有6名基金经理,至少增持2只基金至超100万份,如祁禾、郭杰、章晖、胡昕伟、王景、曲扬。

数据截至2021/12/31,不代表今年操作

甚至不乏基金经理,对所有在管基金均进行了增持。

如曲扬对旗下9只在管基金均进行了增持。

虽然去年整体表现相对欠佳,但与基民同进退的态度,仍值得点赞。

浮亏不可怕,但可怕的是不把基民的钱当钱。

如果真的跌出了机会,基金经理就应该大力增持。

数据截至2021/12/31,不代表今年操作

南方基金的章晖也增持了自己在管的6只基金,其中5只持有份额超过100万。

数据截至2021/12/31,不代表今年操作

我最早注意到章晖,是因为他管理的南方新优享A是少有的规模未超过百亿、但持有人数超过百万的主动偏股基金之一。

截至2021年年末,南方新优享A规模未57.90亿元,但持有人数为104万。

而部分百亿基金,如海富通改革驱动和兴全新视野,持有人数才约30万。

这说明,章晖在基民手中拥有极高的知名度。

争议的背后

基金经理赎回争议的背后,更多还是在于信息不公开、不对称。

其实,只要像上市公司大股东减持那样提前公告一下就好了。毕竟,钱是每个人自己的,怎么处理还是看个人。

打个招呼,公开透明,也就不会非议太多。

不然总感觉就是,说好的一起到白头,你却偷偷地焗了油。

金融的基础就建立在信任之上,没有信任,金融交易将变得更加低效、成本高昂,甚至完全消失。

CFA协会在一份报告里也讲道:什么原因会让人甘冒风险,委托他人来管理自己的资金?这一问题的核心正在于信任。

而信息是信任的基础,投资者感觉获得的信息越少,对金融体系的信任将会越低。

“在时间的流逝中保持一致就是信任。”领英CEO杰夫·韦纳的这句话很喜欢。

这个“一致”有很多含义,目标的一致、行动的一致,方方面面。

共勉。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touzilicaizhishi/5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