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昆山农商行投资业务遭监管处罚 IPO排队三年为何无进展?

万山红投资网 2022-05-07 08:33

《投资者网》丁琬璎

编辑 汤巾

4月底,江苏昆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昆山农商行”)发布的2021年年报显示,作为该行重要利润增长点的投资业务,面临不小的考验。

江苏银保监局官网日前披露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昆山农商行因“投资业务管理不到位”被罚款45万元。此外,该行两名员工因对上述事件负直接责任,均被罚款6万元。

过去几年,昆山农商行遭遇了股份频繁转让、股东偷税漏税等舆论风波,虽然IPO排队已三年有余,但审核状态仍为“预先披露更新”。

利息净收入下降

官网显示,昆山农商行成立于2004年12月29日,前身为昆山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自改制成立以来,该行以“服务三农、服务小微、服务民生”为市场定位。

根据去年年报,2021年,该行营收38.55亿元,较2020年下降0.91%,归母净利润为13.42亿元,同比增长10.15%。

数据显示,利息收入、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是该行主要收入来源。细分来看,2021年,该行利息净收入27.48亿元,占营业收入的71.28%,其中利息收入50.84亿元,增长7.99%,利息支出23.36亿元,增长24.96%。不难看出,利息收入和利息支出的增速存在较大差距,也正是因此,该行去年利息净收入同比下降3.19%。

昆山农商行营收构成

数据来源:2021年年报

年报同时显示,该行投资收益为8.42亿元,在营业收入中占比较高,超过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据了解,近几年,昆山农商行发展债券投资交易、资产管理、同业投资等业务,证券投资规模逐年增加。

银行业内人士吴洪君向《投资者网》表示:“近年来,市场竞争激烈,负债压力较大,部分中小银行投资金融资产,而投资金融产品受市场波动影响较大,对银行市场风险把握能力要求高,考验银行的投资团队能力。目前,中小银行在投资端做得出色的不多,相反,如果业绩波动大,不利于稳健经营。另外,过多参与次级投资业务,也与央行要求银行服务实体经济的指导意见不符。”

投资业务领罚单

投资业务“对银行市场风险把握能力要求高”,由此也对昆山农商行的内控流程带来挑战。

日前的一则处罚信息显示,昆山农商行因“投资业务管理不到位”被苏州银保监分局罚款45万元。此外,两名员工因对上述事件负直接责任,均被罚款6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昆山农商行今年收到的第一张罚单。

今年初,昆山农商行广陵支行因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违规增加企业融资成本负管理责任,扬州银保监分局对其警告处理,并罚款人民币50万元。另外,铜山支行因信贷资金被挪作他用,被徐州银保监分局罚款人民币35万元。

昆山农商行罚单截图

数据来源:银保监会官网

年报中提到,截至2021年年底,昆山农商行拥有分支机构75家,其中昆山本地66家,是昆山地区营业网点最多、服务覆盖面最广的商业银行。

支行因贷款问题被罚,说明部分异地支行管理半径过长,由此是否存在一定的管控漏洞?今后如何弥补相关不足?《投资者网》联系昆山农商行寻求答案,但未获回复。

有专家认为,银行投资业务的风控能力,会直接影响到上市监管审核机构对于该银行经营业绩是否具备可持续性、是否存在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判断,从而影响该行上市。

资本充足率指标全线下降

根据年报数据,从昆山农商行资本充足率相关指标的同比来看,三个指标较2020年全部下滑,资本面临一定的压力。

昆山农商行资本充足相关指标单位:%

数据来源:昆山农商行2021年报

普华永道中国香港金融服务合伙人姚家仁认为,“2021年,上市农商行采用外源渠道补充资本的数量较往年明显增加且资本补充方式更加多样,在过去一年,上市银行积极通过发行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方式补充资本,缓解资本压力,但从核心一级资本来说,主要依赖于银行的盈利补充。如果在未来一段时间整体的经济环境变差的话,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还是会有压力。”

吴洪君告诉《投资者网》,“上市中小银行资本金补充方式多样,数量增加的背后是银行补血的‘刚需’,而与上市农商行不同,未上市农商行的资本金补充渠道更为单一,在上市面临更多挑战的情况下,补血压力加重。”

农商行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农商行补充资本金的方式非常单一,股东增资和利润留存是最常用的方式,但利润留存的规模小,补充的规模有限,因农商行股权吸引力下降,很多股东也不愿意再持续注资。”

IPO三年无果

2018年11月,昆山农商行宣布拟IPO,登陆上交所,但该行曾在2019年2月因2017年增资扩股时的评估机构江苏中企华中天的母公司北京中企华被证监会调查等原因,而被中止审查,后于2019年4月得以恢复审查。

2019年,5月31日,证监会网站披露《江苏昆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涉及该行股份频繁转让、净利差及净息差逐年下降、吸收存款率逐年下降、现金流净额由正转负等48项内容。

股权结构是监管层关注的重点领域之一。证监会反馈意见显示,昆山农商行自2015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共发生342笔股份转让(包括非交易性股份转让),涉及股份数2.83亿股。

值得注意的是,昆山农商行股权分散的问题仍待解。2021年年报显示,昆山农商行不存在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截至报告期末,股东总户数为1032户,其中法人股东48户,外部自然人股东480户,内部职工股东504户。

农商行多是从农信社改制而来,股东人数众多,普遍存在股权分散的问题。而《证券法》规定,发行前企业股东人数不能超过200人。因此,股权问题仍是该行上市需要迈过的一道障碍。

此外,昆山农商行还曾被卷入股东违纪的舆论风波。2020年9月,据媒体报道,该行多位股东偷税漏税上亿元或行贿领导干部被刑罚、处分,而该行并未对此披露,而且举报人已经将此事实名举报至银保监局,苏州银保监局介入并按程序进行调查。随后,昆山农商行方面对媒体回复称这一事件不会影响该行IPO,IPO依然在有序进行中。

虽然如此,目前距昆山农商行申请IPO已三年有余,其审核状态仍为“预先披露更新”。如何完善公司治理,推进上市进程,仍是摆在其面前的重要课题。(思维财经出品)■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touzilicaizhishi/58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