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网上买车或大卡车太难了!必须拒绝跨境保险 保险公司:损失太多钱

万山红投资网 2022-01-09 08:30

虽然商务货车、搅拌车等特种车辆在拒保情况下风险频率较高,但科技公司大数据揭示,与“两客一险”和城市客运相比,拒保风险最高的营运车辆是网约车。由于行驶距离长、行驶路段不固定、时间段不固定、持续时间不固定以及天气因素,保险公司无法评估其风险的可能性。

“有些保险公司一听说我是要投保的大货车,要么没有相关业务,要么就直接告诉我:我做不到。”内蒙古一位大货车司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有些保险公司对经营大货车的保险真的不是很友好。虽然其名下的大货车成功续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但大货车行业被拒保的现象让他们深受触动。

拒保背后:强险承保端仍处于累计亏损状态。

交强险的全称是机动车交强险,是指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给被保险人以外的车辆人员和受害人造成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时,由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一种交强险。2006年7月1日正式实施,是国家法律实施的第一个强制保险制度。

从实施之初到现在,交强险一直坚持不盈利。也就是说,交强险虽然是商业经营,但保险公司作为保险人不应该以赚钱为原则进行交强险。从这几年实施的数据来看,行业整体维持交强险在低利润的标准线上。

据悉,交强险自成立至2012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3年以来,在投资收益的助力下,交强险逐步实现低经营利润,高亏损带来的金融风险得到有效遏制。2015年交强险综合成本率持续下降,交强险长期经营亏损带来的风险得到缓解。随后几年,交强险的经营数据逐渐好转。

2016年是交强险的分界线。数据显示,2016年交强险在承保端亏损,亏损22亿元。然而,随着管理效率的提高和对费用率和赔付率控制的加强,保险公司逐渐扭转了承保端交强险的亏损问题。接下来的四年,核保端交强险数据表现良好,始终处于盈利状态,但交强险历史包袱太重。尽管承销利润不断实现,但其承销积累仍处于亏损状态。

据业内人士分析,交强险承保端亏损的原因大多是定价机制不完善、区域经营不平衡等因素,希望推动交强险采取市场化经营模式,完善费率调整机制。

单从上述数据来看,交强险在保险覆盖率、承保利润、经营利润等方面都在逐步提升。在这种情况下,保险公司为什么拒绝运营车辆?

赔付率让保险公司望而却步,只有7家主要营运车辆交强险。

目前,交强险在保险覆盖率、承保利润、经营利润等方面都在逐步提升。然而,将目光投向交通保险的机构在行业内的表现却各不相同。

根据中国保险协会数据,2019年,通过缴纳交强险实现营业利润总额153亿元。003010记者梳理了中国保险协会披露交强险数据的保险公司,发现2019年,一个tot

PICC宝洁公司CPIC保赔保险公司c保险和平安保险;被称为“第三家族”的c保险,2019年实现营业利润分别为30.46亿元、21.14亿元和20.89亿元,营业利润总额为72.49亿元,占行业利润的近一半,其余60家左右的保险公司共同分享利润80.51亿元。毫无疑问,在“第三家园”之外的中小保险公司中,很多保险公司都处于亏损或微利的状态。

因为有不同的保险公司

体盈利会出现盈亏不同的现象,自然不同类型的车型也会出现不同成本和不同赔付的情况。

据悉,保险公司通常将机动车分为:家庭自用车、营业客车、营业货车、非营业货车、非营业客车、摩托车、拖拉机、挂车、特种车等种类。

而在众多车型中,险企最爱承保的是家庭自用车。《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数据发现,除了京东安联财险、国泰财险、三井住友海上火灾保险、安华农险、铁路自保、华安财险、久隆财险等7家机构或因股东原因或因业务特点,将特种车、营运货车、营运客车作为主营业务外,其余险企均以家庭自用车为交强险主要承保业务,部分险企的业务占比能达到九成以上。

“家用车往往只是供消费者上下班通勤使用,驾驶环境集中在市区且经常停放一整天,这种情况使得家庭自用车的风险相对可控。”某险企内部人士表示,而其他车辆的很多风险相对较高,以营运货车为例,此类车辆使用时间长,甚至大多数营运货车跑的是中长途,发生较大事故的概率更高。同时,营运货车异地出险也给保险公司带来更高的理赔成本。

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营业货车车险案均赔款15497元。以险种来看,2020年,全国营业货车交强险已结案赔款累计171.60亿元,交强险案均赔款6923元;商业险已结案赔款累计440.99亿元,案均赔款29914元。而同期,全国家庭自用车车险案均赔款6626元,其中交强险案均赔款4035元,商业险案均赔款8649元。

记者梳理了险企2019年交强险数据,发现详细披露保费收入种类和赔付种类的险企中,多家险企营运车辆的赔付比例都高于其在承保端的业务占比。

“2吨以下货车的赔付率还是可控的,赔付率最高的是10吨以上的大货车,也是目前保险公司最不愿意承保群体。”某资深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部分公司宁愿冒着被罚风险也拒保交强险,根源在于做得多亏得多。

险企虽然是以微利的目标来做交强险,但是也不愿意让自己陷入亏损困境,为了减少亏损,险企甘愿冒着违规的风险拒保或者调整相关业务。

营运网约车交强险拒保率最高业内:根源在于风险管理不到位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险企拒保大货车等营运车辆为何备受关注?背后的原因与监管完善费率调整机制有关。

2020年,为落实《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中关于提升交强险保障水平的要求,监管出台了《关于调整交强险责任限额和费率浮动系数的公告》。

新责任限额方案内容中,除财产损失赔偿限额维持不变外,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和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均有较大提高。

新费率浮动系数方案内容,也明确了全国各地区的费率浮动系数方案由原来1类细分为5类,浮动比率中的上限保持30%不变,下浮由原来最低的-30%扩大到-50%,提高对未发生赔付消费者的费率优惠幅度。

交强险限额提升对于消费者而言,自然是好事一件,但于保险公司而言,却要面临赔付率上升的现状,而营运车风险较大,更易造成承保亏损。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北京,私家车出险率在14%-16%之间,然而如网约车、自卸货车这类营运车辆的出险率在20%-30%。虽然各地赔付数据不一,但整体来看,出险率却是相似的,而且南方多于北方,南方部分地区赔付率甚至可能达到300%以上。

“营运车辆是实体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事关社会群体利益。保险公司在履行社会责任上责无旁贷。”一家财险公司负责人在受访时坦言,作为保险公司,当然应该尽可能地提供服务和保障,但是在商业运营的角度来说,肯定也要考量自己是否能够盈利。

多家险企因拒保交强险被罚

险企拒保交强险,难道就没有相关的处罚措施吗?答案是有的。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十条规定,投保人在投保时应当选择具备从事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业务资格的保险公司,被选择的保险公司不得拒绝或者拖延承保。

“设置较高的承保条件和保费,以系统升级、技术修复等为借口拖延承包;必须同时订立商业保险等附加条件承保等都属于变相拒保的行为。”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闫泽娟律师指出,如果保险公司拒绝或拖延承包机动车交强险的,将面临5万元到30万元的罚款。

根据上述条例第三十八条规定,保险公司拒绝或者拖延承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的,由保险监督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处5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可以限制业务范围、责令停止接受新业务或者吊销经营保险业务许可证。

实际上,因交强险拒保问题,多地银保监局近期向多家大型财险公司开出罚单。2021年10月18日,一家大型财险支公司由于拒绝承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被罚款12万元。

2021年7月6日,另一大型财险公司员工称自卸货车无法购买车险,造成货车车主未能办理车险(含交强险)业务,属公司拒绝承保交强险的行为,被罚款20万元。

从目前来看,行业内部对于交强险的纯风险保费定价,已经完成了从纯核保人经验定价,到建立内部广义线性模型对风险进行定量化分析的转变。领先的公司更进一步在广义线性模型中加入大数据、车联网等先进技术,进一步提升广义线性模型的精准度。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touzilicaizhishi/9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