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钮文新:股市需要什么样的货币态度?

万山红投资网 2022-01-09 08:31

系统地说,中国如果要转向“直接金融和间接金融的均衡发展”,专注于增加资本市场的金融份额,势必要彻底改变“央行是银行的银行”的传统定位,让央行成为中国整体金融市场的中央银行,而在这个过程中,央行需要对资本市场进行更多的刻意关注。

我们为什么要讨论这个问题?因为,代表资本市场收益基准的交易所债券回购市场利率长期高于货币市场基准利率,在月末和季末的重要时点,交易所债券回购市场利率将呈现大幅上升。比如通常银行间市场的隔夜shibor在1.8%左右,交易所债券回购市场的隔夜利率一般在2.2%左右,大概高出40个基点;但月末尤其是季末,银行间市场隔夜shibor变化不大,最多波动20-30个基点,而在交易所债券回购市场则有所不同,其隔夜利率普遍升至5%以上(大致比隔夜Shibor高300个基点以上),甚至在个别点位,利率可能高达10%(大致比隔夜Shibor高800个基点)。

为什么shibor可以相对稳定,但国债回购市场的利率会波动很大?首先,shibor水平代表银行的流动性,由央行精心呵护。但央行没有进入交易所债券回购市场,不能直接干预交易所债券回购市场的利率。二是交易所债券回购市场利率在季度末波动较大,说明我国资本市场在每个季度末都是高度紧张的。

我们必须认识到,交易所国债回购利率直接表达了“资本市场回报基准”,过高,直接关系到股市的稳定。因此,如果真的要大力发展资本市场,那么央行势必要保持资本市场回报基准的有效性和稳定性。因此,央行有必要直接介入交易所债券的回购市场,以稳定资本市场的“季末效应”。

不仅如此,央行介入交易所债券回购市场意义重大。至少,它是完善我国基准利率曲线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打破我国长期“信用反转”的关键举措,是降低企业直接融资成本的重要抓手。

长期以来,中国人民银行一直将7天期shibor作为国家利率基准,但这是有问题的。因为shibor是金融机构在银行间市场进行短期借贷交易的结果。因此,说到底,shibor代表的是金融信用和商业信用,而不是市场上最高的信用,——国家信用。真正代表国家信用的应该是国债,只能是国债。

在债务(信用)市场中,以国债为代表的国家信用是信用等级最高的,其对应的同期利率水平也应该是最低的。因此,纵观全球主要经济体,其金融市场普遍以国债二级市场收益率作为收益基准(市场收益率最低),央行也通过直接买卖国债来调整利率基准,给金融市场一个准确的市场收益参考基准。

但在中国,央行以shibor为利率基准,同时长期让国债回购利率高于shibor,实际上是商业信用高于国家信用的“信用倒置”。当然,我们知道央行也有困难。比如我国国债市场规模太小,流动性差,达不到货币政策操作所必需的量化水平。但交易所国债的回购市场不一样,尤其是隔夜(一日)品种,日均交易量1至1.3万亿元,7天期超过2000亿元。而且从推出到恢复最多只需要7天,这个过程中不存在流动性问题,也不存在信用违约风险。央行原则上允许商业银行以高等级信贷资产为抵押向央行借入短期资金。为什么不能参与交易所债券回购市场,让所有投资者以政府债券为抵押向央行借入短期资金?交易所债券回购市场也是中国货币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吗?

因此,从法理、原则和市场逻辑的角度来看,央行应该参与交易所国债回购市场,以积极的态度向中国资本市场提升有效回报基准,表明央行是整个金融市场的央行,积极培育中国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货币态度。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万山红投资网
本文地址:http://www.wshax.com/touzilicaizhishi/911.html